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神雕外传之郭襄

神雕外传之郭襄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03

话说郭襄在寻找杨过途中遇上伊克西叁名恶徒,心性单纯的郭襄一时不察, 着了米亮的勾魂大法而迷失了本性惨遭伊克西叁名恶徒的蹂躏。

  「你是武林第一美女黄蓉的小女儿,对吗?」

  米亮紧盯着郭襄的眼睛,声音异常的柔和中似乎还带着一种金属的磁性。

  「是的。」

  郭襄傻傻的应到,粉嫩的俏脸似涂了层胭脂般白里透红。一双水淋淋的杏核 眼,呆滞中又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你的容貌像你母亲一样美丽,对吗?」

  「是的。」

  「你的双乳丰满挺拔,腰肢柔软纤细,玉腿圆润修长,对吗?」

  「是的。」

  「如此美的身材被衣服挡住,实在太可惜了,对吗?」

  「是的。」

  郭襄的俏脸微微向上扬起,显出一副骄傲的神色。

  「你还不把讨厌的衣服除去。」

  戏花蜂米亮嘴角闪过一丝淫笑。

  「是啊,这些衣服真的很讨厌。」

  郭襄痴痴的自言自语,抬起玉手,缓缓的解开胸下的钮扣,脱去了紫红的春 衫,露出了里面杏黄色的肚兜儿。

  此时,一旁的伊克西眼珠滴溜乱转,心下思量;「我是否要出手阻止呢?如 不出手,将来一旦为郭靖、黄蓉知道,焉有活命之理。可这小妞儿粉嘟嘟,娇艳 妩媚,还真想看看她赤裸裸的模样儿。」

  略一沉吟,他计上心头。于是高声喝道:「郭二姑娘你停,周老爷子,黄帮 主他们在喊你呢。」

  郭襄闻言头也未回,木然应到。

  「你胡说,他们早就下山了。」

  伊克西疑虑顿消,色心大起,笑淫淫的凑上前。

  「郭二姑娘,你的胸脯平平的还没发育好,比小龙女可差远了。」

  「哼」

  郭襄樱桃小嘴嘟的老高,俏脸儿涨的彤红。

  「才不是呢,我的胸脯比她的好看。」

  伊克西看到小郭襄那娇嗔婉转的样儿,骨头都快酥了。

  「我不信,除非你把肚兜儿脱了,让我比比看谁的更好看些。」

  话音未落,郭襄已迫不及待的扯掉了肚兜儿,她虽然已中了米亮的勾魂大法, 但潜意识里绝不容许别人夸奖小龙女。

  伊克西紧盯着郭襄那对高耸挺的玉乳,眼珠凸出的险些掉下来←吃力的咽了 口唾。

  「看起来还可以,不过不知弹性如何,过来让我摸摸看。」

  郭襄顺从的走上前,将酥胸挺了挺,乳头那两点胭红快要碰到伊克西的鼻子 了。

  伊克西大施碌山之爪,老实不客气的向郭襄当胸抓去。一团滑如凝脂,柔软 中略带弹性的嫩肉握在手中,伊克西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胯下一片冰凉,竟就 此射了。

  郭襄处女的乳房第一次被男人握住,心中酥痒难当,羞的粉面含春,身子软 软的靠在伊克西肩上。一旁的萧湘子再也忍耐不住了,长身而起,来到近前。

  「郭二小姐,你的屁股一定比小龙女的更美,让我比比看好吗?」

  「好啊!好啊!」

  郭襄听到有人称赞她比小龙女美,不由得芳心窃喜,忙不迭的要除去长裤, 但伊克西粗大的手掌不停的揉搓捏弄着她的玉乳,搞的她筋酥骨软,竟连一根手 指也抬不起来。

  但是她绝不愿意放弃任何超过小龙女的机会,于是粉脸儿微侧,媚眼如丝, 软语央求着。

  「萧伯伯伊伯伯弄的人家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你帮我脱掉裤子好吗?」

  只听哧哧声响,萧湘子几把就扯烂了郭襄的绿绸长裤,这一来,郭襄少女的 侗体再无一丝障碍。赤裸裸的呈现在叁个色迷迷的男人面前。

  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上面一对赢弱俊挺的玉乳正被伊克西的魔爪任意的搓圆捏 扁着。下面浑圆白嫩的丰臀和珠润修长的玉腿却由萧湘子肆意的摩挲。

  「嗯,唔」

  郭襄处女的身体初次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弄,心中似有千万只蚂蚁爬动,快感 浪涛般一次次在头脑里激荡。口中渐渐胡言乱语起来。

  「啊,不要,萧伯伯,说好只看看的,你怎么可以舔人家的屁眼儿呢?你真 坏,唔!」

  「嗯,伊伯伯,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呦。襄儿的乳头好涨,你快吸吸看是不是 要出奶了。」

  「呵呵,」

  伊克西狂笑着,看见北侠郭靖的女儿被自己玩弄的快要浪出水来,心下不禁 涌出一阵报复似的快感。

  「你一个女孩儿家,那儿来的奶。不过,你的奶子我玩厌了,现在我要玩弄 你的小穴,快抬起腿来。」

  郭襄顺从的抬起一支粉腿,伊克西蹲下身子,握住郭襄纤细的足踝用力举高, 露出了下体粉嫩的花瓣儿。

  疏疏落落的几根阴毛长在微微突起的阴户上,粉嘟嘟的阴唇略向外翻着。

  毛的漆黑肉的粉红交映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伊克西不禁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那粉嫩的肉儿竟也随着微微抽搐了一下,一股晶莹的液体缓缓从肉缝里渗了出来。

  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从裤里掏出涨的像铁棒一样的肉棍,上前便要插入郭襄 的阴户里。

  「不要啊。」

  似已陷入迷乱的郭襄突然拼命用手护着下阴,大声喊到:「不要,伊伯伯, 我还是个处女,我的贞操只能献给杨大哥,求求你了,你怎么玩我都可以,别破 了我的身子好吗?」

  伊克西待不理她,自顾握着肉棍往里插,但郭襄拼死躲闪推挡,直累的伊克 西一头大汗竟未能如愿。

  他只得作罢,靠在一边的石头上,呼呼喘着粗气,手里仍握着郭襄的足踝不 肯放开。这时萧湘子已由郭襄的粉臀吻到纤腰,由纤腰吻到玉颈,一支手从后绕 到前面揉捏着郭襄两只玉乳,另一支手压在郭襄的玉手上,用力搓弄着她的阴户。

  郭襄一支玉腿被伊克西抓着,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乳房和阴户被萧湘子肆 意摆弄着,一股股淫水不自禁涌出阴唇,顺着玉腿缓缓流淌下来。

  此刻郭襄叫着:「萧伯伯不要再摸襄儿了,襄儿受不了。」

  郭襄话一说完整个人就瘫痪不省人事,此刻伊克西见郭襄昏迷不醒,立即把 握时机握着肉棍往郭襄的处女穴里狂插起来。

  一阵肉体撕裂的痛楚,把昏迷不醒的郭襄给痛醒过来,醒过来的郭襄一见伊 克西趴在自己身体上狂插,哭叫着:伊伯伯不要啊!襄儿的穴是要留给杨大哥的。

  郭襄一边哭泣着叫着一边扭动着腰,试图摆脱伊克西的抽插,但是越是扭动 心头却是阵阵舒麻起来,哭叫的声音也渐渐的消失了,取代的声音却是喔啊喔啊 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伊伯伯襄儿的穴好奇怪,襄儿的花心被伊伯伯插的 好爽,伊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丢了,襄儿啊啊啊啊」

  此刻的伊克西被郭襄淫声浪语叫着舒坦不以也叫着:「好襄儿伊伯伯要丢了。」

  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

  郭襄也叫着:「伊伯伯襄儿也要丢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阴精与伊克西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 来。

  一旁受不了的萧湘子也急着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受不了,快替萧伯伯消 消火吧!」

  郭襄回答道:「萧伯伯襄儿的穴还胀痛着让襄儿的穴休息一下,待襄儿的穴 好一点再让萧伯伯玩襄儿的小穴好吗,襄儿先用襄儿的小嘴替萧伯伯消消火好吗?」

  话一说完郭襄一把抓起萧湘子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阴茎套弄的起来,小嘴更 是含着吞吐着萧湘子的大阴茎。

  口齿不清的说着:「萧伯伯你的阳具好大襄儿的小嘴都快被你的阳具撑裂了。」

  郭襄一边说着一边口手不停的套弄着萧湘子的大阴茎。

  此刻的萧湘子心头一阵快感说着:「好襄儿萧伯伯快要丢了。」

  萧湘子一把抓着郭襄的头狂顶,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小嘴里。郭襄一边吞 着精液一边喘着说着:「萧伯伯你的精液好浓好好喝,襄儿差点喘不过气来。」

  话一说完郭襄继续舔着阳具上残馀的精液,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阴核,娇 喘着说着:「萧伯伯襄儿的小穴好痒你不是要玩襄儿的小穴吗?」

  萧湘子回答道:「好襄儿,萧伯伯现在不行了,去找别的伯伯吧!」

  一旁的米亮回答道:「好襄儿,你没看到米伯伯在等你小穴吗?」

  郭襄回头一看米亮手握着已硬的青筋浮出的大阴茎不断的套弄,立即飞奔到 米亮的怀抱里,提起臀部对准米亮的阳具一把坐下来,口中并叫着:「喔!米伯 伯,襄儿的小穴被米伯伯插的好爽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 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啊襄儿的花心被插的好爽,米伯伯襄儿受不了,襄儿快 丢了,襄儿啊啊啊啊」

  此刻的米亮被郭襄淫声浪语叫着舒坦不己,也叫着:「好襄儿米伯伯要丢了。」

  一股浓精射进了郭襄的花心,郭襄也叫着:「米伯伯,襄儿也要丢了。」

  由郭襄的花心射出的阴精与米亮射出的浓精的冲激下,两人双双瘫软的下来。

  一夜激情后的郭襄缓缓的醒过来,已看不到米亮叁人小穴中所残留的精液顺 着腿边流了下来。

  郭襄回味着昨日的激情走到河边清洗着被插的红肿的小穴不禁一阵快感,正 当再次自慰时,清凉的河水清醒了脑袋,才想起到少林寺去找杨过,于是急忙穿 着衣裤继续往少林寺方向前进

  [二]少林寺淫宴

  话说郭襄到少林寺去找杨过,正在露宿时在路上遇到了何足道,那时郭襄的 心中正在思念着神雕侠杨过,幻想着他正在和自己行那羞耻之事,手正抚摸着自 己的神秘地带,发出微微的娇喘,淫液已经流到脚边。

  「噢不要你已经有小龙女姊姊了不行,噢好痒,啊我受不了了」

  此时,昆仑叁圣何足道正好经过〉时迟,那时快,何足道看到这个情景,立 刻除去衣物,以他绝妙的轻功抢道郭襄身前半尺处,内力灌输到他的阴茎之中, 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入郭襄的体内,慢慢的抽着。

  此时郭襄彷佛置身梦中,只道前面的这个人便是杨过,神智早已不清此时的 她正当妙龄,阴毛尚未长多少,虽然处女之身已遭伊克西叁人所糟蹋,但必竟初 逢人事的禁地,还是有如处女般那么的紧密。

  「啊快快进入我的小穴那边不行,啊痛」

  已经来不及了,何足道的阴茎混着郭襄的淫水,正快速的抽于刚刚郭襄开苞 不久的小阴户,而双手也游走在她的臀部,舌头则舔着她发育成熟的双乳,不时 还和她的小嘴接吻。

  「好哥哥不要停插。插插我的小穴干死我啊杨哥哥要丢了要丢了」

  叫着叫着,何足道仍然继续的干,猛烈的干,完全不顾郭襄的死活,忘我的 抽,抽,再抽直到郭襄已经连连了叁次,才抬起郭襄的头,设在她的嘴中,扬长 而去次日,郭襄醒来,一股腥浓的臭味传入鼻中,使她不禁作呕,吐在地上,是 一口浓浓的白色液体。一阵凉风袭体,郭襄更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赤裸,下体有 一阵清凉,猛然一个念头一闪,莫非我被强奸了?

  突然听到对话声,吓了一跳,赶紧穿上肚兜衣服,继续前往少林寺。

  一路走着走着,想着刚才的问题,我被强奸?不会吧,以我的武功和爹娘的 声望应该没有人敢或是能强奸我吧边走边想,也想不出答案,索性当作是一场春 梦好了,还是认真的去找杨哥哥吧。

  打起了精神,到了傍晚,终于到达少林寺,两位僧人走来「这位女施主,请 留步,少林寺不接见女客。」

  一位僧人说。

  「我要找无色禅师,二位就放行吧!」

  另一位僧人立刻阻止:「姑娘,请下山吧,否则莫怪我们无礼。」

  「无礼,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着,郭襄便使出家传绝学落英神剑掌,将二僧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 力。

  此时,一群年轻僧人使出少林棍阵,马上在养生殿和郭襄缠斗在一起。

  郭襄武艺虽然不低,但终究寡不敌众,而僧人们又不愿伤她性命,因而招招 点到为止,手下留情,但出人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正因点到为止,所以郭襄的 衣服被撕成碎片衣服被撕成碎片的郭襄昏倒在地上,凹凸有秩的身材完全的显露 出来,丰满的酥胸,圆滑的大腿,半密不密的耻毛,散布在耻丘上,再配上清秀 脱俗的瓜子脸,就算是有道之士也未必不为所动,更何况是这群修业尚浅的年轻 小僧呢?

  其中大胆的便摸摸她的身体,接着大家一拥而上,其中的大师兄最为性急, 久不近女色的他,立刻将他那天赋异禀的巨大阴茎插入郭襄的小穴中,并且来回 的抽。

  此时香汗淋漓的郭襄无意识的发出细微的娇喘声,屁股也配合大师兄的阴茎 上下摆动,使得久未人道的大师兄立刻精。

  其他的僧人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十个僧人轮流干郭襄的 下体,屁眼和嘴巴「啊啊好快来再来再来噢好爽」

  郭襄已经醒了,但受过做爱的感觉之后,下体的搔痒感使他急需做爱,才能 平息欲火,欲火焚身的她,心里和眼里现在只有阴茎正好这里有许多急需发的男 人可以顺从她的渴望,因此少林寺的淫宴就此展开「啊快快我要受不了了快插噢」

  刚刚被打的两位僧人,除下了衣物,一位赤裸的站在郭襄的面前,另一个则 站在她的身后,郭襄一看到阴茎,立刻跪在地上吸允,平常大小姐的架子全都不 见了,她的心中只有阴茎,而她的下阴也渴望着阴茎的插入,但另一位僧人像是 故意要吊她的胃口似的,巨大的龟头在动口磨模蹭蹭,就是不肯插入,后面的僧 人开口了:「要不要我干你呀?」

  「要我要」

  「那就说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要主人赐予阴茎复仇者来了!」

  「这」

  郭襄以仅存的一分理智,想要拒绝。

  「不要也随便你」

  僧人冷酷的说。

  「我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要主人赐予阴茎」

  郭襄的理智终于被肉体需要所击溃了。

  「嘿嘿,那我们就来满足你,小骚货」

  「啊对就是那里啊用力插插我的小穴吧噢爽死了干死我吧」

  在郭襄疯狂的叫喊中,二僧也轮流在郭襄的叁个洞中精,并用木棍又插了好 久而郭襄的高潮次数更是不记其数,早已被干得晕死过去了晨钟已响,十位僧人 纷纷离去,只剩郭襄一人赤裸的躺在殿中

  [叁]郭襄忿强奸张君宝

  [叁]郭襄忿强奸张君宝

  话说郭襄为寻杨过独闯少林而惨遭少林众憎轮奸而昏迷不醒,另一方面黄蓉 得知爱女离家出走找寻杨过,心急如焚,在来不及告知郭靖的情况下带领郭芙、 耶律齐、武修文、武敦儒、耶律燕、完颜萍叁对夫妇及程瑛。陆无双几人寻找郭 襄而去。

  一行人更在途中遇上伊克西叁名恶徒。

  经过一番激战后,得知郭襄惨遭伊克西叁名轮奸而失去贞操。黄蓉一气之下 阉了伊克西叁名,更废了武功,并从伊克西叁名口中得知郭襄前往少林寺找杨过, 一行人立即前往少林寺——另一方面惨遭轮奸而昏迷不醒的郭襄,因激情过度还 沉沦在被轮奸的淫梦中,只见昏睡中的郭襄口中呢喃着「啊喔啊喔啊喔啊喔和尚 哥哥用力再用力一点襄儿的小穴穴好舒服好爽,插深一点用力喔插的好深插到襄 儿的花心里去了,和尚哥哥襄儿好爽啊喔啊喔啊襄儿快丢了,快一点插襄儿小屁 眼的和尚哥哥你也用力一点襄儿快升天了,用力和尚哥哥用力一点喔啊喔啊襄儿 快丢了快将你们的精液射到襄儿的穴里啊!」

  由于郭襄作了一场淫梦,睡梦中的激情回到了现实一股清凉的阴精从郭襄红 肿迷人的小穴激射而出,郭襄打了一个冷颤缓缓的清醒过来了——话说黄蓉一行 人经过七天日夜马不停蹄赶往少林寺,终于来到少室山下。

  只见下马之际,只见由山上走下一名知客僧口念:「阿弥陀佛,施主众人来 到少林寺不知有何指教。」

  黄蓉:「大师请了,丐帮黄蓉率徒前来拜访无名大师,尚请大师通报一声。」

  「原来是丐帮黄帮主,郭夫人失敬。失敬,请跟小僧上山,由小僧先带各位 到禅房休息待小僧禀报掌门后,再请各位前往。」

  知客僧将黄蓉等人带到禅房后立即赶到大雄宝殿口中还嚷嚷着:

  「掌门,不好了大事不妙了。」

  「色空,何事慌张慢慢道来。」

  「启禀掌门,黄蓉带着门下数人来访,不知是否为郭襄之事来兴师问罪。」

  「哼!郭襄之事不提本掌门还不生气,白养你们这些家伙,有那么好的货色 竟然让她失踪了,害本掌门都未到,现在可好走了小的来了大的,哈哈老天爷可 真眷顾本掌门,哈哈」

  「色空,黄蓉共来了几人。」

  「启禀掌门,连黄蓉算起来共六女叁男。」

  「色空,你快去炼丹房拿出无花祖师爷所留下来的神仙倒与淫荡合欢散这两 种秘药加在素膳里,好好的招待黄蓉等人,哈哈想当年无花祖师爷对付楚留香时 奸淫了他身边的女人时楚留香还被蒙在鼓里,当个绿帽王八,哈哈本掌门今天要 好好的试一下风韵尤存中原第一美女黄蓉的大叁味,哈哈」

  「对了,另外派员去追查叛徒色鬼(张君宝)的下落,追查是否是他救走郭 襄。」

  「是的,掌门。」

  色空立即走出大雄宝殿往炼丹房前去——

  清醒过来的郭襄,睁开微湿润的眼睛,发现自己已不在大雄宝殿内,突然一 惊而起环顾周遭一切,发现自己身在一民房内,这才放松紧绷的神经,缓缓的吐 了一口气。

  郭襄也在这时发现自己身无寸缕,身上只盖了一件棉被,因坐起来的关系上 半身丰满的豪乳,亦挂在棉被外。

  突然,郭襄听到开门的声音,郭襄立即朝木门开启处望去,心情又再度紧绷 起来。

  只见房门一开,屋内立时一阵明亮,一颗又圆又亮的光头出现在郭襄眼前。 郭襄紧张的将身体往后一缩,胸前的棉被也脱离的郭襄的身体。一时之间郭襄露 出了她诱人犯罪充满诱惑的美丽肉体,少女的体香与阴户里流出的淫液,将屋内 的空气混浊出ㄧ股淫乱的气息。

  只见由门外入内的年轻和尚,啊了一声张大了嘴,满脸通红,两眼直盯着郭 襄的肉体,下腹也起了变化,好似一头睡醒的雄狮v乖乖!这年轻和尚的本钱还 不小,撑起的帐篷足足有20寸长,且有如怒目金刚一般坚硬挺拔的抖动。

  此时的郭襄一看进来的是少林和尚,怒火中烧,正准备起身一搏,忽然眼角 撇见和尚腹下硬绷绷粗壮的肉棍,心理一荡,淫水不由得从阴户里流出,再看到 和尚一脸呆头鹅的样子,噗嗤的笑的出来。

  立即将棉被拉回盖上身体,脑中思考着少林寺的和尚轮奸我,并将我囚禁于 此,还派个呆头和尚监视我,我必须找机会逃出,看这呆头和尚人虽然呆但是还 长得不错,尤其下腹那根粗肉棒,如果插入我的小穴内不知会有多爽,想着想着 淫水又缓缓流出。

  「喂!和尚你在看什么」

  郭襄的话打断和尚的淫梦,醒转的和尚立即红着脸:「阿弥陀佛!贫僧失礼 了,郭二姑娘身体无恙否!」

  郭襄听了和尚道歉之语,心中哼了一声,臭和尚假惺惺,黄鼠狼给鸡拜年没 安好心,你少林寺和尚轮奸了本姑娘,看本姑娘强奸你,以报复你少林寺给本姑 娘的耻辱。

  [唉!原本是位天真无邪,与世无争的少女,历经多次的摧残,心态也开始 不正常了,可怜的小郭襄,笔者也为你叹不平。不好意思,笔者插个花,故事继 续如下]「小师父,谢谢你的关心,小师父如何称呼,此地是何处」

  「郭二姑娘,此处乃寺外的民宅,小僧法号色鬼」

  「色鬼,好好笑的名字,不知小师父是否人如其名,把我软禁在此有何居心。」

  「郭郭二姑娘,请不要误会,小僧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种人,小僧早就不齿 寺院里挂羊头卖狗肉的作法,郭二姑娘你遭难时,小僧也想救助你,怎奈人单势 弱,只有等到寺内众人不注意时,将郭二姑娘营救于此,尚请郭二姑娘不要误会, 小僧对姑娘绝无非分之意。」

  哼!无非分之意,鸡巴都翘那么高,还说无非分之想,想骗本姑娘,本姑娘 就将你的精液抽光,让你生不如死。

  「小师父,谢谢你的搭救,郭襄原想下榻拜谢,怎奈人不舒服,胸口疼痛不 已,可否劳驾小师父为郭襄疗胸口的伤。」

  「郭二姑娘,为你疗伤本该义不容辞,怎奈男女有别,小僧不便为之。」

  「小师父,话可不能这么说,所谓医者父母心,小师父怎可因男女之别,而 见死不救,违反佛家之道呢!」

  「好吧,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小僧再推诿,就不合情理了。」

  色鬼[张君宝]话一说完即走近床沿准备为郭襄疗伤,只见郭襄右手一扬, 向色鬼[张君宝]身上点了数下,色鬼[张君宝]即无法动弹,整个人倒向床上。

  「郭二姑娘,为何将小僧穴道点住,这样小僧如何为姑娘疗伤呢!」

  只见郭襄将色鬼[张君宝]抬到床上,并两叁下扒光色鬼[张君宝]身上的 僧袍,一手握住色鬼[张君宝]硬绷绷的大肉棍,笑着回答:「小师父,郭襄的 确要疗伤,要疗伤的地方在这[郭襄指着阴户说],而疗伤之药就是和尚哥哥的 大肉棒。」

  郭襄话一说完即低头吞下色鬼[张君宝]的大肉棒,上下抽动。

  「不要啊!郭姑娘不要这样啊!啊啊郭姑娘不要。不要停啊!小僧受不了, 小僧要射精了,啊啊啊啊」

  只见一道白色的液体激射而出喷在郭襄充满春情的淫脸上,郭襄沾着脸上的 精液往口中舔着,一股浓厚处男的腥骚味,令郭襄淫性大发。

  「和尚哥哥你不是要救襄儿吗!怎么轻易的就把疗伤圣药给浪费了呢!襄儿 的小穴穴好难过你要好好的治疗襄儿的小浪穴呀!」

  郭襄话一说完即以9姿势将已水患成灾湿的阴部坐骑在色鬼[张君宝]的脸上淫荡的说:

  「和尚哥哥快。快用你的舌头舔弄襄儿的小穴穴嗯啊喔快快一点帮襄儿疗伤 吧和尚哥哥,啊」

  只见色鬼[张君宝]的脸上满是郭襄阴户喷出的淫水,只见色鬼[张君宝] 的舌头依旧不停的舔弄着郭襄的阴部[一秒钟50下]郭襄的臀部不断的摆动, 另一方面郭襄口手并用终于将睡蛇唤醒,20寸的巨蟒青筋奋张,郭襄立刻调转 臀部只听滋一声巨蟒被吞食了。

  「啊花心被插穿了啊嗯和尚哥哥你的大肉棒插的襄儿的小穴好胀好舒服啊啊 啊啊啊啊嗯喔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嗯喔嗯啊嗯啊啊」

  郭襄立即解开色鬼[张君宝]的穴道,只见色鬼[张君宝]一翻身压在郭襄 的身上腰部不停的抽动[一分钟500下]「啊啊啊啊啊嗯啊喔啊嗯喔嗯啊啊啊 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喔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嗯喔嗯啊用力啊和尚哥哥用 力的把襄儿的小穴插烂插穿插爆呀!和尚哥哥用力用力一点襄儿好爽好舒服啊插 到花心里面的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喔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啊啊 嗯啊喔啊嗯喔嗯啊啊啊啊嗯喔,嗯啊襄儿快死了。襄儿快上天了哦嗯啊嗯喔嗯啊 啊啊啊嗯喔不行了襄儿快射了,和尚哥哥快快一点快一点将你的精液射到襄儿的 小穴里面啊啊啊啊襄儿不行了啊呀」

  只见色鬼[张君宝]整个人趴在郭襄身上停止了动作,身体微微的颤动,两 条光溜溜的肉虫已沉入睡梦中了——另一方面急于寻找郭襄的黄蓉一行人,还不 知道一步一步走进陷阱里,随着色空的带领黄蓉一行人来到少林寺的食堂内。

  只见少林寺掌门无名大师已坐在餐桌旁,无名一见黄蓉等人到来,立即起身 双手一揖道:「丐帮黄帮主造访少林寺,令少林寺蓬壁生辉,少林无名恭迎黄帮 主的莅临,黄帮主请坐,看黄帮主几位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尚未用膳,如不嫌 弃小寺的素膳,请别客气尽管慢用,无名已茶代酒敬个位的来访。」

  无名仰头一晃将手中已渗入神仙倒的茶巧妙的倒掉,黄蓉等人一时不察,皆 举杯饮之。

  「多谢掌门的招待黄蓉等人厚颜来访,请问」

  只听咚咚数声,黄蓉等人皆昏迷不醒的倒在餐桌上。

  「哈哈哈哈色空快叫数名弟子来将黄蓉等人带去密室,拨光她们的衣服绑起 来,等本掌门准备一下,待会本掌门好好的开开荤。哈哈」

  「是的,掌门」

  色空立刻急步而去?

  [四]黄蓉寻女再遭劫

  夜,非常寂静的夜,没有虫声只有雨声的夜,毛毛的细雨,好似老天爷在为 某人哭泣。

  没错,是在为中原第一美女。为一位母亲即将遭劫而哭泣。

  密室里,一支支火把照亮密室内的一切,入目可见的是挂在墙壁上各式各样 的刑具,看刑具上旁赫然看到九具未穿寸缕光溜溜肉体▲最引人注目的乃是挂在 右侧上六具诱人犯罪体态妖娆玲珑有致的美女肉体。气息急促,不停的扭转,六 双圆润迷人的美腿紧紧交叉的挟着,六朵盛开的花蕾不停的冒出水漉漉的密汁, 延着大腿不停的由上往下流,滴答滴答淫水所形成的美妙节奏,为空旷宁静的密 室里,带来一股淫秽的靡靡之音。

  再看看左侧墙上叁条强健体壮,气息粗喘,双目赤红汗流浃背的光溜溜大汉, 下腹叁根爆满青筋,硬梆梆的大肉棍,微微不停的抽搐着,叁双赤目死盯着对面 六具诱人的玉体,口水直流,不停的拉扯着铐在手上的枷锁,一副欲冲锋陷阵的 姿态。

  突然一声宏大的笑声由远而近,哈哈大笑的音量不断,咿呀一声密室的铁门 被打开了,进来了四名光头和尚,然而这四人的到来,对密室内的黄蓉九个迷失 心智的人,立即停止所有的动作,九人齐朝来人行注目礼。

  「哈哈色空你看他们九个一看到咱们进来,乖的像猫儿一样,无花祖师爷的 淫荡和合散的药效,百年不变,中此淫药的人,在药效未退时服从性极高,像奴 隶一般服侍你舒舒服服的,要解此药,女人需有五十次高潮且事后对所发生之事 完全无记忆,而男子却无药可解,一直到精尽而亡,所以咱们要好好的善待这叁 个可怜的男人,让他们好好的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哈哈哈哈」

  「是的,掌门。」

  色空话一说完即带着后面两名和尚,走向耶律齐叁人被铐之处,并解开手铐 带着耶律齐叁人走到黄蓉六人跟前。色空:「色狼。色魔你们两人过去将黄蓉六 人枷锁解开,把完颜萍和耶律齐,武敦儒。程瑛,武修文陆无双,六人带开一旁 让这叁对去胡搞,另外将耶律燕赏给你们两人搞,掌门和我要先黄蓉两母女哈哈」

  「谢谢大师兄的赏赐。」

  色狼两人立即照着色空的交代完成后,立刻性致勃勃的将耶律燕带到一旁裤 子一脱,连前戏也没做,即前后夹攻插入耶律燕的小嘴与湿淋淋的小穴。只听耶 律燕身子一弓,啊了一声好爽啊!而一旁的大小武叁人被这一声淫荡之音,也激 起满腔欲火,也先后加入淫欲的战场里。

  黄蓉与郭芙两母女,被眼前的淫景,激的两腿紧夹,淫水直流,露出一脸羡 慕的媚态,眼睛不时瞧向无名,眼光流露出渴望的乞求。

  「黄蓉,我的小美人。肉宝贝,是否想要哥哥的大阳具呢,快过来先含哥哥 的肉棒,含的哥哥我舒坦,哥哥我再帮你止痒,快快过来呀!哈哈」

  无名话一说完,只见黄蓉如小狗一般,爬过来且叁两下就扒下无名的裤子, 一把抓住无名的大鸡巴,嘴一张即吞吐起来,口语含糊着说着:「无名哥哥你的 鸡巴好大好硬好好吃喔!嗯嗯无名哥哥求求你可怜蓉妹妹的小穴,快用你的手指 抠一抠蓉妹妹的小穴,蓉妹妹的小穴痒的受不了」

  无名狂笑一声后,即将右手移到黄蓉的臀部后,一把将叁只手指狠狠的插入 黄蓉闹水灾的阴户里去,黄蓉大叫一声:「好爽好满足啊,无名哥哥用力再用力 一点,插的蓉妹妹好舒服,对。插深一点将你的手指全插进去啊呀!好胀,好爽 呀!嗯嗯啊喔啊嗯啊喔蓉妹妹好舒服,好好爽喔,快再快一点,啊快丢了,蓉妹 妹快丢了,啊」

  黄蓉身体一颤,整个身体全瘫软在无名的脚旁,不停的喘嘘嘘。

  无名立即走到黄蓉臀部后一手沾着黄蓉小穴所流出的淫液,一手抓住自己硬 梆梆的鸡巴,沾着黄蓉小穴所流出的淫液,对着黄蓉的菊花洞,狠插而入。

  只听噗滋一声无名这根2寸的鸡巴全隐没入黄蓉的屁眼内去,黄蓉不禁惨叫 一声:「好胀屁眼插裂了,和尚哥哥轻一点,蓉妹妹的屁眼受不了和尚哥哥你的 大鸡巴呀!」

  无名一听心头一爽哈哈大笑的说:

  「小宝贝儿,待会你就会欲仙欲死了,你的屁眼太迷人的和尚哥哥一时忍不 住所以先插进来了,先让哥哥我玩玩你的后庭花后再满足你的小浪穴儿好不好。」

  「和尚哥哥蓉儿的一切都是你的,哥哥你尽量的插吧!把妹妹插烂。插穿也 无所谓。」

  话一说完黄蓉拼命的猛扭屁股,不断的套弄着无名的大鸡巴,搞起无名熊熊 欲火,双手抬起黄蓉的屁股猛插猛入,黄蓉如抓狂一般猛叫猛喊:「对!用力, 用力的插,插烂妹妹的屁眼,和尚哥哥妹妹的屁眼夹的你爽不爽,喔!用力再用 力一点,妹妹的屁眼被你插穿插开了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

  无名见黄蓉被自己插昏整个人往前一趴,双手一抬就将黄蓉身体一翻,噗滋 一声,鸡巴尽入黄蓉闹水灾的浪穴内。因淫水太多,只听噗滋噗滋抽插声,声声 不断,满足于后庭而晕倒的黄蓉被无名换插入浪穴内,有如获至宝的爽快,在半 梦半醒间哼的起来,口中喃喃自语的叫着:「好爽喔和尚哥哥你的鸡巴好硬好烫, 插的妹妹的浪穴好满足喔妹妹的花心被你插穿插开了啊啊喔好爽啊嗯喔啊啊啊喔 好爽啊嗯喔啊妹妹不行了妹妹快要射了,快,快一点和尚哥哥我们一起射出吧啊」

  黄蓉狂叫一声,整个人即瘫痪在无名怀里,无名也同时腰眼一麻,马眼也射 出一股浓精射入黄蓉子宫深处。

  一场杂交的性爱终于落幕了,十叁条光溜溜的肉体横陈于密室四处,静的只 听到不断的呼吸声而已。

  黄蓉等人命运会如何呢!待会再谈,先看另一方面,惨遭郭襄强奸的张君宝 下场如何?——山中无岁月,用在被摧残的张君宝[此篇直接写张君宝全名不再 以色鬼为名]实在贴切。

  叁天,这叁天对张君宝而言有如叁年或者是叁十年一般漫长,这叁天张君宝 被郭襄蹂躏再蹂躏,体内的精液如抽水马达一般不断的被抽出,精液射了再射, 鸡巴软了再硬,硬了再软。

  从硬朗的身躯被熬成骨瘦如柴,两眼发黑,双鬓染白,已不知做了多少次, 射的多少精,然而郭襄这个吸精魔女何时才肯放的自己,张君宝的脑海里不断的 重复的想着,整个人几乎将近疯狂,突然感到自己即将再射精,双颊已泪流满面。

  原来郭襄此刻正坐在自己身上不断套弄着,反观这叁天的郭襄出落的如玫瑰 般成熟动人,彷佛整个人被改造过一般,完全摆脱过去少女般稚嫩,有如盛开的 花朵,全身充满媚力,满脸春色昂然,彷佛吸收的不少精液的滋润,郭襄不断的 扭腰,嘴里哼着:「不行,和尚哥哥你不行这么快就射精了,襄儿的小穴还未满 足,不,不要啊」

  郭襄的索求却得不到张君宝的回应,可怜的张君宝一射完精,整个人已昏厥 而去,已听不到郭襄的呼唤。

  只见郭襄一翻身一把抓住张君宝如死蛇一般软绵绵萎缩的鸡巴,以口交方式 不断的套弄,试图将张君宝软绵绵萎缩的鸡巴起死回生,但事与愿违,已弹尽源 绝的鸡巴已不在有任何的反应。

  郭襄见已无法挽救,骂了一句没用的家伙,即起身下床冲洗身体,将叁天来 所灌满精液的小穴清洗一番。

  清洗完后才发现整个屋子里,只有张君宝的僧衣外无任何衣物可穿,郭襄这 时才想起自己所带的包袱遗留在少林寺,包袱内有杨过送她的生日礼物,不能遗 失。

  心念一转立即穿上张君宝的僧衣,不顾后果的急奔少林寺而去,将可怜的张 君宝遗弃在荒凉的小屋内。

  [后来的张君宝因受不了此种打击而变的有点疯癫,每叁天疯一次,后来他 的朋友帮他改名为张叁“疯”但因“疯”字实在不雅,而将“疯”改为“丰”, 而后因张叁丰屡有奇遇且自创太极拳而成为武当派开派祖师爷“张叁丰”这些已 是后话,笔者不在详加说明,请多见谅!]话说为取回包袱的郭襄偷偷潜入少林 寺后山,突见远处走出十名少林寺和尚,郭襄立即隐藏于树上,只听带头的两名 和尚互相对话说:「妈的,色空这个王八蛋仗着新任掌门的宠信,作威作福,胡 作非为,实在让人看了生气。」

  「色精,别呕气的谁叫咱们过去招惹过他,掌门换人做,风水轮流转,认命 吧!」

  「色瘤,听你这么一说,还满怀念前掌门无色大师的,他实在是一位和蔼的 长者,可惜他联同戒律院等十八位长老皆被新掌门关在后山上的戒严法监内,虽 然过去的日子非常乏味,但是出家人叁大皆空也无可厚非呀。」

  「色精,你这样说我无法认同,虽然前掌门对我们不错,但是我还是喜欢现 在的日子,有酒可喝,有肉可吃,偶尔还可以玩女人,这样的日子不好吗?只可 惜的是此次无法到黄蓉等人的肉味,想起来真让人受不了,要怪只能怪色鬼这个 叛徒救走郭襄,害咱们无福可享,等找到他们后,好好的发一下,郭襄的小肉穴 儿,呵呵」

  「好了,别再说了,听到你这么一说心都痒起来了,走吧!找到他们再说吧!」

  色精话一说完一群人即往山下而去。

  听到色精两和尚的对话,郭襄得知母亲黄蓉等人也身陷贼窟贞节不保,心情 不由得一阵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想起色精所说的前掌门无色大师,被关在此后山上,想起自己冒然上少 林寺也是为求见无色大师,却没想到遭此劫难,心头一阵唏嘘。为今之计只能待 救出无色大师后,配合双方力量来救出母亲黄蓉等人,于是郭襄思维一停,即刻 施展轻功奔向后山山上而去

  [五]何足道寻郭襄决战少林寺

  [五]何足道寻郭襄决战少林寺

  昆仑叁圣之一的何足道自从与郭襄合体后,一直回想着修道数十年的修为竟 然还是无法摆脱情欲一关。

  一向游戏风尘喜欢行走江湖的他,一向目高于顶的他自认操守清高,不受外 界影响的他,竟然在即将得道之际犯下色戒,但是何足道却一点也不遗憾,反而 对自己那次强奸的少女思念难忘。

  为了再续前缘,何足道再次返回强奸少女的破庙。但是庙依旧在但可爱的人 儿已无影无踪,何足道心中泛起一丝丝的落寞。

  为了不让今生带有遗憾何足道决心找到那名让自己破身的少女,何足道于是 往少林寺方向而去——潜入少林寺后山的郭襄,终于找到监禁无色禅师的戒严法 狱,经多方观察,守卫戒严法狱的只剩法狱前两名武僧,迟迟未见有人前来换班。

  郭襄见机不可失立即施展轻功及家传绝学落英神剑掌猛击两名武僧,两名武 僧因突如其来的袭击来不及反应即被郭襄给致死,两张死脸还一付死不瞑目的样 子。

  郭襄从一名武僧身上取出钥匙,立即打开法狱的门,一股难闻的腥臭味令郭 襄闻之欲吐,但郭襄救母心切,强忍住袭鼻而来的异味拿起插在墙壁上的火把呜 鼻而入,寻找被监禁的无色禅师等人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进入法狱内的郭襄, 终于找到无色禅师等十九人,当郭襄见到无色禅师等十九人之后,满腔希望直落 谷底,因为郭襄所见到的十九人,个个骨瘦如柴,满身疮痍,一群饱受凌虐双眼 无神的糟老僧。

  这也难怪郭襄会失望,但心地善良的郭襄,还是决定拯救这群可怜的老人。

  「晚辈郭襄因得知各位大师身陷囹圄,特来解救各位大师脱困,请教无色禅 师在吗!」

  「阿弥陀佛,老纳无色,感谢小施主救命大恩,小施主可是郭靖郭大侠的二 千金,郭二姑娘。」

  「回禀无色大师,晚辈正是郭襄。」

  「唉!岁月摧人老,十六年前刚哇哇落地的小女娃,今日却成了少林寺的救 星,真是上天有眼,少林寺有救了,阿弥陀佛。」

  「大师夸奖了,晚辈只是适时于予援助,少林寺救星晚辈愧不敢当。」

  「郭二姑娘,老纳一时欣喜过头语无伦次尚请见谅,郭二姑娘传承郭大侠仁 义风范,驰援老纳等人真所谓虎父无犬女,善哉善哉。」

  「大师,郭襄只是尽江湖之道义,大师你不必再夸奖郭襄的,敢问各位大师 是否可以自行脱困,行动上可否需郭襄协助呢。」

  「郭施主,老纳众人尚可自行脱困唯独功力被叛徒无名施以阴阳锁脉法,锁 住筋脉,需要一段时间才可恢复功力。」

  「大师,今日郭襄前来迎救大师等人,其实抱有一点私心,因郭襄之母姐身 陷少林,郭襄一人无力营救,所以才想配合各位大师齐闯少林寺,今见各位大师 功体一时无法复原,郭襄此刻心情如热锅上蚂蚁,心急如焚。」

  「原来郭夫人等人身陷少林,无名这个叛徒实在太无法无天了,郭施主不瞒 你说,要恢复老纳众人功力尚有一条捷径,但老纳众人乃修佛之人不能为之。」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