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说草莽就遇草莽

说草莽就遇草莽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04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
  “留下买路财。”
  我顺口接着下一句,虽说带着这么多东西出来早就料到会有人出来打劫,但是为什么那些盗匪们不能换点别的词句,他们说不腻,我听多了也会觉得烦。
  “蝎影,这些小角色就交给妳了,不要弄死他们,只要让他们全身僵硬就够了。”
  我回头对着蝎影说,此时的蝎影一身有别于平时的紧身夜行衣装扮,而是穿着上次彩烟为她挑选的衣服。
  “是!”
  蝎影对我一躬身后就飞掠出去,而眼前的盗匪并不是什么武功高明的人,蝎影三两下就把那些人毒倒在地了。
  “好!蝎影妳干的很漂亮啊!来,香一个!”
  我故做猪哥状的大开双手向开蝎影一个玩笑,可是却没有想到蝎影竟然真的跑到我的面前,还亲了我的脸颊一下,看着她满脸通红一脸羞涩地看着我的样子,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摆出一副惊吓过度的三O脸。
  “啊呀!”
  蝎影叫了一声钻入我的怀中,半晌不肯露出头来,不过从她那浓密的头发里露出的鲜红耳朵就知道她真的为刚才的行为害羞的不得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一回过神来蝎影就在我怀里,我记得蝎影她亲了我一下,这个号称万年纯情女竟会主动的亲我?(虽然是脸颊,不过还是很爽!我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这……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喂!就算是大爷您是峻州州守,但是要玩爱情游戏也要等没其它人的时候再玩,现在可是在大马路上,我们可是很想早点帮大爷快点把东西送到峻州的,要是大爷您还想继续玩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咱们武昌见。”
  发话的是一名中年人,由于我和彩烟及蝎影上次逛街买的东西实在太多,总共买有五台车那么多,于是便顾了一些人帮忙驱车到武昌,再搭船到峻州去。
  “哦?啊!马上走、马上走!”
  于是我马上便拉着蝎影进入马车中,而身后便是那一群人的说笑声。
  “啊哈哈哈!年轻真好啊!”
  “是啊!想当年我也有这种时候,那时大毛他娘啊……”
  “好呀!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想凭你的尊样竟然娶得到老婆,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往河边跑准会有好事的,哈哈……”
  于是我们一行车队在众位倒地不能动弹的盗匪眼前缓缓的过去,而那些赶车人则在一边说笑刚才我和蝎影的事,这足足让蝎影缩在我的怀里脸红好久。
  看着蝎影小女儿家娇羞的样子,我突然感觉蝎影她变的好可爱,也好纯情,我就这样一边慢慢的赶着马车,一边抱着蝎影那柔软的身躯,鼻中尽是蝎影那清淡的发香和处女体香,眼中则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而耳中则是身后赶车人那粗野的笑声。
  此刻抱着蝎影的感觉绝对是一种享受,不知过了多久,蝎影的鼻中传来鼾睡的浅浅鼻音,我一偏头看到蝎影那宁静的甜美睡容,再看了看天气,此时虽然已是仲春但天气依然是寒冷,想要披件衣物在蝎影身上,但又不忍因此动作而使蝎影苏醒,不得已,只有运起功力,在我和蝎影周身布起一层气罩来挡住那寒风,并在气罩内放出一股热性真气来保暖,啊哈!有高深的武功还真是方便啊!连电暖器和冷气机都不用就可以达成同样的效果。
  “唔……嗯……”
  过了一会,蝎影好像睡不舒适稍微挪了一下身体,结果我来不及反应,蝎影的手脚碰到了我布下的气罩,当场就让蝎影一下子惊醒过来。
  “唉呀!对……对不起!婢子一不小心睡着了,请主人责罚!”
  蝎影诚惶诚恐的说着,脸上一副犯了大错的惊恐表情,身体还不自禁的颤抖着。
  我看了蝎影这么害怕的模样,一时怜心大起,摸了摸她的头说:“不过是睡着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妳继续睡没有关系啊!再说妳睡着样子也好看的很,让我一路上都不觉得无聊。”
  “啊?”
  蝎影红着一张脸,嘴唇微张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哼!”
  我脸色一变,运足功力用手挖马车里一小块木片,就往天上一丢,正中一只在天上飞的小鸟,那只小鸟瞬间就化为一个火团,一边发出恐怖的叽叫声,一边落下化为灰烬,知道的人看了就知道那是一只由符咒变化而成的式神,而蝎影看到我的脸色变化及鼻中吐出的哼声,当场又以为她又犯了什么错,又开始颤抖起来。
  我见状便伸出手把蝎影的身体拉过来揽在怀中,而蝎影不知所措的看着我,看来对蝎影怕接受处罚怕得连我们车对被人秘密围住了都不知道,接着便运足功力对外头说:“还要我请吗?”
  接着道路的两旁刷刷地冒出上百人,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握着强弓劲努,而这些弓箭手的身后则是上百名的刀斧手,而再其后又是一圈掷矛手,我们这一个车队被围了三圈的人墙,而且这些人个个身手都不错,由其是挡在道路前头服装各异的三个人更是高手,虽说比我弱,可也弱没多少,要是三人连手的话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应该是必败无疑。
  “你们那放出式神的那位术士怎样了?”
  我假装好心的问着那应该是这群人首领的三人。
  一名儒士打扮的人对我做了一个拱手礼说:“在下胡光耀,忝为首领,在此感谢大爷您对我们弟兄的关心,他的身体很好,不过现在有些不适,无法接见大爷。”
  “这样啊……”
  我故做好心的说:“那我就给一些钱让你那位弟兄看看病,如何?”
  “不必,只要大爷将车上的粮食给予我等就是最好的药品了。”
  那儒士不紊不火的说。
  “要吃的啊……”
  我手一摆说:“简单,做我的手下,跟我到峻州去,我保证让你们吃的饱,穿的暖,如何?”
  胡光耀听了我的话后没有马上回答我,也不是笑着骂我妄想,而是愣愣的看着我,不知在想些什么。
  “哈哈!”
  那胡光耀身后一身青衣劲装做武人打扮的大汉大笑数声说:“跟你到峻州去?你又不是风大人,岂能凭你一句话就让我们到峻州?我张行第一个不答应!”
  “就是、就是。”
  一名农夫打扮的老人说:“老夫活了这么久,今年就属这句话最好笑!”
  “主人,要杀光他们吗?”
  蝎影挣出我的怀中,恭谨的问着。
  我看着蝎影叹了一口气说:“蝎影啊!妳没有听到我要请他们到峻州吗?还有真的要我下命令妳才不会叫我主人吗?白玉她们都已经不这样叫我了,现在就只有妳还是这样。”
  “蝎……蝎影不敢。”
  蝎影紧咬着下唇,脸上更是潮红一片。
  “算了,这等会在说,现在先解决眼前的事。”
  我转过头对着那名儒士发出我最为强大的气势说:“答不答应一句话!”
  胡光耀听了我的话后身体一震(其实是被我发出的气势逼的,不过要是弱一些的就会倒退好几步了,这人的功力不差啊!连忙行了一个儒士礼说:“属下愿追随大人。”
  “什么!”
  张行说:“我说老大你是不是发疯了?不行,就算老大要当那人的手下也要问问我的拳头!老头子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我的意见?”
  老农夫挖了挖耳屎说:“嗯……要打赢啊!你不行了再换我上,毕竟要我游益当人手下总是要瞧瞧这人够不够资格当我的老大。”
  “好!喂,你小心了!”
  张行说完又是一声大喝,双拳缩在腰腹处一握,接着击出,两记拥有不凡破坏力的拳劲破空飞出,我当场踢出两脚,同样是两道脚劲破空飞出,四股力道在两人的中央相遇,爆开,四散的爆风扬起一片淡淡的烟尘。
  “想不到你也挺强的,我就不信等一下你接的下我的九天鸣雷动!”
  “我也不信你会接下我的疾风劲草腿法。”
  对于拳掌,我对腿法更有兴趣,因此我在平时有空的时候都在练腿法,反正阴云洞中的武功秘籍很多,光腿法就有上千种,不过没有佛山无影脚那种腿法就是了。
  “看招!”
  我和张行很有默契的吼一声便立即冲向前出招。
  张行向我的腹部发出快如电闪且带着雷鸣声的重拳轰来,面对声势如此浩大的一击我也不禁心中揣揣,身体本能就提腿往张行的用力膝盖一踩欲躲开这令我生畏的一拳,我的身躯借这一踩之力飞快后退,把疾风劲草腿法中的进退如风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张行的拳力却脱出拳头,带着丝丝电闪蓝芒依旧朝我的腹部飞来。
  面对这一击我运足功力伸脚一踢,把这带着电流的拳劲踢上空中,免得我闪过这一击时,这落空的拳劲伤到我身后的车队,我说谎了,其实是我不想让蝎影被流弹打中才这么作的。
  “啊啊~~我的腿!”
  经过这一回合的交锋,我和张行都很有默契的抱腿痛呼着,张行是因为我那一踩差点就把他的膝盖骨给踏碎,要不是他急忙运气护住,他的膝盖骨早碎了,不过即使他的膝盖骨无事,但还是会很痛就是了。
  而我则是因为改变那一飞空拳劲的弹道,在接触的那一瞬间,那带着电流的真气便侵入我的腿部经脉,虽说那股真气在侵入时的一瞬间就被我真气给化去,但是还是给我造成了伤害,脚上的经脉又痛又麻,不过这并不影响我行动能力。
  “可恶!再吃我一招!”
  张行强行压下伤势跳上空中,接着一道道带着耀眼蓝光,蓝芒拳劲交织如网,宛若天上轰雷的拳劲从空中破地而来,强劲的力道把地面炸出一个个凹洞,此招正是九天鸣雷动之天雷狱!
  面对如此猛招,我当然是以不二法门,先跑再说,毕竟我可是很怕痛的,再说了要打赢一场战斗就要先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我还不认为凭我的打斗经验可以胜的过这位大汉,要打赢他只有平心静气的把他所有的杀招都套出来,采取游斗的方式来寻隙打缝,才能以最小的损失打赢这位武林强者,力强者胜的硬拼反而是最差的方式。
  十分钟后……
  “干!有种你教不要跑,乖乖给我打一拳!”
  “靠!带种你就追过来!老子就专门跑给你追!”
  我一边跑一边做着鬼脸说着,于是一场鬼抓人的游戏就这样展开了。
  一小时后……
  “干……干!呼!呼!带……带种的……”
  我看张行一副快喘不过气模样,哈哈大笑说:“干不出来了吧?哈哈哈哈!
  也不想想我是什么角色,没力了吧?这就是你我锻炼的程度差了好几个级别,像你这种程度的和我的手下相比还不知差了多少呢!哈哈哈!“三小时后……
  “你……你……干……”
  听到张行那一副快死的声音,我回过头看到张行脚步越来越沉重,心中顿想这个我跑你追的游戏也差不多该要结束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还真是笨啊!
  打不到我也不会在原地等我跑回来,毕竟我可是有一大堆包袱的,我可是没有那个可以弃人于不顾个性,可他竟偏偏跑来追我,这可就怨不得我了,想想以前在二郎寨的山地训练及在峻州晨练的时候,负重跑个二、三个小时可是基本训练项目之一,也就是说逃跑可是我最擅长的项目啊!竟然敢跟我比,我可是号称拥有逃命之神称号的男人啊!(作者:这有什么好得意的?风:我爽,你有那一项能力可以说最接近神的?作者:……
  “跑不动了吗?没有关系,你可以先休息一下,等会再来好不好,说实在,我长了这么大,还没有一次玩鬼抓人玩的这么过瘾呢!”
  听到我的风凉话,张行气的指着我说:“你……你这个……呼、呼……卑鄙的家伙!呼、呼、呼!只会跑……呼、呼……跑给我追,算什么英……呼、呼……英雄好汉?““英雄好汉?”
  我听到这个词不禁笑说:“史有明鉴,英雄好汉死的快,虽然他们的行为值得敬佩,再说我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卑鄙一下又有何不可,而且又是你自愿上勾的,那也怨不得人,况且你可是败在突厥人的战法之下,也不算辱了你。”
  “突厥人的战法?你又是怎么用的?”
  在一旁看我和张行打斗看的直打瞌睡的游益,一听到我这么说连忙问。
  胡光耀接着说:“就是发挥自己身高机动力,把敌手耍的团团转又打不到自己,等到敌手又累又疲的时候在给予致命的一击,没错吧?”
  我对胡光耀点点头,再对张行说:“知道了吗?”
  “我不服!这不是战场,而是江湖比试,你用这种方法赢过我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一定要实打实的打败你,你才服气是吗?”
  “没错!”
  张行挺着胸膛说。
  “嗯……你认为你顶的过我这一击吗?”
  “什么?”
  张行疑问道。
  “看好了!”
  我话一说完,运足天雷爆腿劲,身影一闪,使出了天雷爆旋字诀,以极快的速度朝踢向一颗树的树干,而身体急速的旋转让人觉得有如一个与地面平行的龙卷风,轰的一声,被我踢中的树身瞬间消失,以我的脚为中心点延伸一公尺的树木组织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化成飞灰。
  张行看到了这一招,张大了嘴巴合不起来,因为我适才施出这一招的速度是他绝对躲不过的,只有硬挡,如果只要刚才我找到他施招的破绽的话,那只要我使出这一招,不管来不来的及防御,以此招的破坏力来看,只要他不完全躲开,他绝对是死定了。


  “认输了吗?”
  “我认输。”
  “好啦!别那么心不甘情不愿的,你的九天鸣雷动也不错啊!(虽然你无法让它发挥全力。不过如果配上如风似电般的身法一定会更强吧?这样子好了,我就把疾风劲草腿法当做见面礼教给你吧!这套武功它不但是一套腿法,同时更是一套身法,相信这对你在武道的路途上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说完我就把疾风劲草的秘籍交给张行。
  张行没有想到我会把这个整的它团团转的身法教给他,顿时惊讶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
  “你就收下风大人的好意吧!”
  胡光耀此时开口说。
  “风……风大人?老大你真的没有说错吧?他……他真的是风大人?”
  张行看着我结结巴巴的说。
  “是真的,你没有感觉到吗?我们被包围了,还是皇家暗花月影的人。”
  “暗花月影!”
  “老头我也感觉到了,乖乖!不下五百人呢!”
  “别管她们啦!你们现在回去把该带的东西收一收,然后全部的人到武昌集合,我会在那等你们,还有要是没钱的话,我身上还有不少,这些钱应该够你们到武昌了吧?”
  说完我又拿出一迭银票交给胡光耀。
  “这……风大人……这太……太多了……”
  胡光耀收下那一迭银票后,看了看银票上的兑换面额,瞪大了双眼不知该怎么说。
  “太多了吗?没关系啦!钱本来就是要拿来用的,多买些好吃的给大家补补身子也不错啊!再说大量的消费也算是还富于民的一种方式,反正沿路上有什么需要的都买就对了,相信你们还有上千张嘴在等着吃饭吧?这些钱我都还怕不够呢!”
  “很够了,多谢大人!”
  胡光耀感激的说完这句话后,便对他的手下招了招手就要离去。
  “等一下!”
  我对胡光耀出声喊道,胡光耀听我叫住他,他一脸不解的回过头看着我,我对他笑了笑说:“古人有语:”
  君择臣,臣亦择君。“我想要知道你有什么能力,且够不够资格在我的手下做事。”
  胡光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哈哈!风大人真不愧是风大人,我想要是风大人您不问我的话,您给我的这笔钱我就吞下,不去武昌了,因为一个只凭个人喜好,而不问能力的任用他人的君主可不是我所要的君主啊!”
  “哦?看来我也合格了呢!不过你还没有过关哦!这样好了,我给你出个问题,你来说说我国的危机来自何方?”
  “这……风大人您出的题目还真不是普通的难呢。”
  “这样才叫考试嘛!”
  胡光耀略为思索一下要说的话后,便缓缓的说:“就我的想法中,土豪是国家最根本的危机。”
  “哦?怎么说?”
  “土豪者,土地之豪门,豪者,大也。古今之土豪,多是霸地聚众之辈,其土地之广,拥众之多,其所聚集的财力及人力犹如一方之诸侯,且土豪多是一宗族聚之,规模小一些的家族上百人聚族而居,大一些家族近千人,大多建有庄园坞堡,平日横行乡里,目无王法,使用欺诈,抢夺,杀人等许多手段巧取豪夺,往往占据当地全部耕地的七八成以上,居然有的大土豪夸下海口:”
  你就算走三天,拉出的屎尿也跑不出我家的地头!“,一般人皆不敢轻惹,就连官府也得要秤秤斤两有无能力法办,相信风大人在峻州也深有体会。”
  胡光耀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见我点了点头又继续说:“这些土豪私下招募流民,藏匿他们的户籍,集聚了大量的财富和人口,有很多土豪大量购买走私兵器,甚至在一些地方私开窑炉,自铸武器,法展自己的武装势力,其目地可想而知,是占地为王,这种动摇国本的地方割据势力在大唐就不知凡几,动乱一起,为害之甚啊!”
  “很好,看来你的见识跟李白可说是不分轩轾,都是可以当宰相的料,看来我还真是挖到宝了,不过说了半天,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能力,毕竟动嘴皮子人人都会,我可不想找到一个赵括(作者:纸上谈兵典故里的主角,不知道的可以自己去查或向人问,这人可是很有名的无能,一定会有人知道的。那可是会死人的。”
  “不才刚好就是很会说话,不过那是副修,我主修的还是政治。”
  “哦?看来你离真正的儒家还满近的嘛,难怪那么会说,那好,以后到峻州来帮我做事,我相信你一定会用你的嘴皮为我们争取到许多的利益和减少许多麻烦的”“多谢大人看的起。”
  经过一番的波折,胡光耀一行人终于离去,而我们一行也在十多天之后到达武昌,之后就搭着宝心商行的船逆江而上回到峻州,经过几天的航行,在过几个时辰就可到达峻州维一的港口,我躺卧在一个舒适的床板上望着船舱外的苍天,想着此次的长安之行除了得到了彩烟屁股的处女外,还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人才,此外还ㄠ到了蝎影的一个吻,真是爽啊!
  不过我的损失也不少,不但花了不少钱,就连处男也没了,呜呜~~作者:那有什么好哭的?
  风:怪了!我怎么会到来?算了,不管,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要哭?
  作者:我问你抛弃处男有什么好哭的,而且还是像彩烟那种美女。
  风:啊!你问这问题还真不是普通的蠢啊!想想看,男女的人伦大事——做爱,这种事通常第一次会去搞屁眼的吗?用膝盖想也知道当然不会啊!第一次应该理所当然的插进女人的子宫里才对,怎么会去插屁眼呢?又不是瞎子的说。
  作者:可我也看你插的很起劲啊!观众们你们说对不对?
  观众们:对!
  风:那我问你,如果有一个像彩烟那么漂亮的女人脱光衣服要你插她那你干不干?
  作者:当然干啊!不干的话就不是男人了。
  风:对呀!就是不干下就不是男人,所以我就理所当然的干下去啦!不过第一次我还是想要来一次正式的性交。
  作者:那还不简单,你家不是还有那个雾镜在家里等着吗?
  风:对哦!好主意,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呢?不过行吗?可能我还没上到就被雾镜给绑起来吊起来打了。
  作者:怕什么!有我在,保证让你把雾镜搞上手,还是妳要苗笛来吃了你?
  风:……可不可以两个都要?
  作者:……你……你的胃口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啊……算了,谁叫我也想要看呢?放心吧!你会有机会的!
  风:真的?那……那可不可以让雾镜先来?
  作者:……你不要太过份哦!再怎么快也要你先去一趟南蛮,搞上苗笛和她的同门后才有搞上雾镜的机会,懂吗!
  风:懂了、懂了!不要那么大声嘛!
  作者:好了你可以回去,滚吧!
  风:咦?你手上怎么握着一条好像是冲水马桶用的拉绳?还有那绳尾挂着的那张纸写着什么?肃……正……用……
  作者:嘿嘿!你没有看错,就是肃正用!死吧!
  风:呜喔喔啊啊~~这是怎么回事?这熟悉的流动,好像……好像……
  作者:像冲水马桶的水流是吧?
  风:对……对呀……
  作者:嘿嘿!冲下去吧!啊哈哈哈!这下换我出头天啦!去和屎尿作伴去吧!
  哈哈哈哈!
  风:哇啊啊~~好讨厌的感觉呀~~“赫!”
  “主人你怎么了?作恶梦了吗?”
  我看到蝎影静静的坐在床边,脸上一脸担心的模样,配合上从窗棂中穿射而入的夕阳映照,蝎影整个人美的就像是一副图画一样,我忍不住心头一热,狠狠的抱住蝎影,蝎影显然是被我这突然的动作给吓到了,浑然忘记挣扎,只是睁大着那一双美目看着我的双唇慢慢的印上她的唇瓣,轻吻。
  时间,宛若暂停一样,蝎影眼中原本那惊愕的神色随着我吻的时间越长也就越显得淡薄,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水似的柔情,接着似乎是感觉到一条湿黏黏的肉蛇正想要穿过她双唇所组成的关卡,好侵入其中尽情的肆虐,感应到我的企图,蝎影眼中的柔情又再度化为极度的羞涩和惊慌。
  蝎影连忙推开我的身体,起身离开床,低着那羞红的脸孔站在一边说:“主人,到峻州了!”
  “到了呀?还真快呢。”
  虽然被拒绝,但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我不在乎的转过头看着窗外红色的天空下,港口那一片忙碌的景像淡淡地说:“峻州,我回来了。”

  三月二十四心情 大晴
今天是我夜兰接到任务以来最开心的日子了,今天刚好是轮到暗花月影中暗部的成员轮职监视风州守,自从跟着那个该死的风州守从长安回到峻州后,雾镜夫人一看到风州守劈头就是一顿暴打,看到风州守被打的一脸猪头样我就感觉好愉快哦!
  哼!谁叫他竟然让我看那么可恶的东西!活该被打成猪头!哈哈!
  不过为什么只有男人有那一条呢?解手的时候好方便哦!啊?不行,我是一个淑女,淑女怎么可以想那么肮脏的事呢?还是乖乖的看风州守被夫人教训的样子好了,哦!精彩耶!哇啊!吊起来打耶!好刺激哦!
  真希望每一天都像今天一样!
  三月二十七心情 雷雨可恶、可恶、可恶!
  怎么又让我看到那么难看的东西!
  为什么那家伙能像路边的小狗一样,尿急了就抬起一条腿就地解决呢?真是污染我这个集纯洁、可爱、美丽、高贵的淑女的眼睛。
  对了!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小弟常常和他那些朋友们比看谁尿的远,难道男人都是这种生物吗?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不过有一点绝对是真的,我想把那家伙的那一条祸根给砍下来!
  如果这件事成真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光是蝎影师父那一关我都过不了了,还有雾镜夫人,外加远在天边的历阳郡主,而且那家伙本身又那么会跑,看来我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了,呜呜~~
四月二十 心情 阴
今天那家伙说要成立什么军官学校,又是一个古怪的想法,为什么这家伙老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呢?
  像是几十天之前的“政法分离”、“选官制”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最奇怪的就是一个叫马桶东西,这简直就是专为我们女性设计来解手的好东西啊!比起以前茅坑好太多了,也只有这一点那家伙做的不错。虽然我不懂政治,不过这两个法令好像会对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比较好,尤其是那个什么选官制,前几天我姑妈的表妹的姐姐的阿姨……嗯……是谁不重要,反正是亲戚,也算是我的表妹就是了,她兴奋的跑来对我说她当官了。
  可就我的印像来说,我记得我的这位表妹家里是学商的,最多也只会算算东西,顶多算的比一般人要快、正确,处此之外并没有什么文采啊!凭什她可以考上呢?钱吗?这世界还真是没有天理啊!这一定是那家伙搞出来的,我一定要郡主参他一本!
  可是我表妹接着说出口的话顿是让我希望破碎了,她是凭着真本事考上的,凭着她计算上的天份,及虽粗糙却可以让人看得懂的文笔考上了。
  难道现在官员的素质这么低下吗?
  看到我瞧她的眼神,我表妹那商人察颜观色的本事顿时让她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失礼的事,当场就被她搔胳肢窝,笑的我躺在地上求饶,不过她是怎么知道我最怕痒的?真不愧是商人啊!
  后来经过她的解说我才知道,那家伙要考选的是官吏,是要来帮他管理百姓民生,钱粮米面,只须心思活络,清通文墨,行举端整就已经够了,根本就不需要这许多舞文弄墨的骚客。
  不过还真是奇怪的制度呐!但是又觉得挺合理的,我也好想去考一个来玩玩哦!
  五月十七 心情 大雷雨、地震、天灾人祸一起来!
  呜呜~~被看到了、被看到了,我一定是天底下最不幸的少女……
  我的屁股被那家伙看到了啦!天啊!我好想去死~~为什么我会在那该死的地方尿急?为什么那该死的土豪们会选在这时候起兵叛乱?为什么那家伙要出兵征剿?为什么那个该死的家伙会钻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小解?为什么偏偏今天是我当差?为什么世界这么小?那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为什么我和那家伙都会选那地方小解?
  老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这是梦,这一定是梦……是恶梦啊!
  杀了你!跺了你!再杀了你!然后再剁、剁、剁!剁成肉酱喂狗!
  六月二十七 心情 坏到不能再坏!
……妈妈说的果然没错,女生没事的时候千万不往河边跑,不是怕我溺水,而是怕我忍不住下去洗澡……
  哇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妈妈妳说的太正确啦!
  我那家伙看到了~~这次是全身~~呜呜~~我不要活了了啦~~不行!我就这么死了也太便宜那家伙了,我要……我要……我要杀了他再自杀!
  要怎么杀呢?下药?不行,光是蝎影大人那一关就过不了了,就算过了,妙善大人那一关也过不了……唉!该怎么办呢?
  对了!用色诱!……不行!牺牲太大了,再说雾镜夫人可是很厉害的,就算是苗大姐在空无一人的荒野中对那家伙霸王硬上弓,雾镜夫人都有可能在一眨眼的时间中出现,所以色诱那家伙是不可能的……
  那……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可是……会不会太残酷了呢?
  不行!那家伙看了我冰清玉洁的身子,怎么可以这样姑息他,就算天会原谅他,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他的,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上天啊!星星啊!请顷听我这集可悲、不幸、纯洁少女的话语,请您让那家伙死无丧生之地吧~~
七月十三心情 阴雨
都快要一个月了,土豪们的叛乱也早就结束好几天了,为什么那家伙还活得好好的呢?难道诅咒对那家伙没效?不可能吧?会不会是因为前几天晚上下雨,所以我就想说既然看不到星星,星星们应该听不到我的祈祷,所以我就给自己放假一天,会不会就是应为这样,星星们就认为我不够虔诚的关系呢?
  一定是这样子的,那我以后一定会向星星们祈祷,不管是刮风下雨!少女的决心是很坚定的!
  星星啊!请顷听我这集可悲、不幸、纯洁少女的话语,请您让那家伙死无丧生之地吧~~
八月三十心情 大晴耶~~
星星们总算听到我的祈祷了,今天那家伙被迷情大人缠着,那家伙在挣扎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迷情大人衣服的胸口处给扯破了,善妒的雾镜夫人当场出现在现场,马上就是给那家伙一阵爆打,还上老虎凳、跪算盘,就差没有拔指甲、伤口浇辣椒水(反正那家伙也没有受伤,皮肉有够厚的!
  还有芴苧妹妹跑来跟那家伙说些什么,可那家伙不晓得回答了什么让芴苧妹妹伤心的话,把芴苧妹妹给弄哭了(到底是在说些什么?我好好奇哦!当场就把妙善大人给引来,妙善大人一看到芴苧妹妹在哭,而那家伙又在芴苧妹妹的身边,妙善大人就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好大、好大的木锤,那木锤简直就是凭空拿出来的一样,光锤头的部份就有芴苧妹妹那么身高那么长。
  而那家伙好像被妙善大人突然拿出一个那么的木锤给吓到一样,呆呆的张着嘴巴看着那个巨大的木锤一动也不动(我也是一样。接下来的场面可真是既血腥又~~愉快啊!
  不过那家伙命怎么那么硬?皮那么厚?难不成那家伙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魔兽吗?被妙善大人拿那么大的锤子锤了好几百下才不过手脚骨折,要不是芴苧妹妹看不下去了,我想凭妙善大人那股狠劲,我看那家伙大概连龙骨都会被打断吧?
  不过那家伙光是现在的伤势就要躺在床上好几个月了,我也好想趁机给那家伙几下哦!
  不过骨头断掉的声音还真是美妙啊~~尤其是那家伙的更好听,哦~~我醉了~~虽然淑女说这个字有点不雅,但是我还是想要说:“爽!今天真是他妈的爽啊!”
  但是每日一次的祈祷还是不能停的,星星啊!请顷听我这集可悲、不幸、纯洁少女的话语,请您让那家伙死无丧生之地吧~~
一月十三日 心情 也无风雨也无晴
今天郡主来了找那家伙了,虽然那家伙我并没有咒死他,可是也是大小霉事不断,让我解气不少,不过郡主她变的好漂亮、好有气质哦!
  是什么事让郡主有这么大的转变呢?我什么时候也能变的像郡主一样呢?
  大概是不可能吧,毕竟我是一个生活在暗处的人,就算我长的在怎么天生丽质也只不过是锦衣夜行,就像我的名字一样,一朵只在夜晚开放的兰花会有什么人来看呢?
  可是每天一次的祈祷还是不能停,就算不能让那家伙死(最好是死掉)也要让他倒霉一辈子才行,不然的话怎么能解我被看光身体之恨,所以,星星啊!
  请倾听我这个可悲、不幸、纯洁少女的话语,请您让那家伙死无丧生之地吧~~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