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房中羞事

房中羞事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06

郭芙慢慢拉起了裙角,露出白皙的大腿,右手像按摩师一样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内侧,一双暧昧的眼睛落在李庭白净的脸上。摸了一会儿大腿内侧,郭芙的手指就攀爬着朝军事重地进攻,穿着李庭为她特制的内裤,摸起来特别的方便,根本就不用拉下内裤,手就已经落入一片泥泞沼泽中,拇指食指夹住左边那块肉唇,有节奏地摩擦着,摩擦了一会儿,郭芙又以同样的招式摩擦着右边的肉唇,然后又将两瓣肉唇一起抓住,像打磨一样揉着,嘴角不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杨大哥……别看我……我好害羞……唔……害羞……"郭芙羞红了脸。

李庭浑身都燥热不堪,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着"老师"的形象,用极冷静的表情看着正在辛苦耕耘的郭芙,而他的手早就不安分地套弄着阳具,阳具涨得硕大,就像要崩溃了般。

郭芙夹住阴蒂开始疯狂地捏着,捏了好一会儿就将中指插入阴道内,一边想象着李庭的阳具正冲击着自己的深处,一边插着手指,她觉得一只手指还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就将食指也插了进去。

旁边有李庭在看,郭芙羞得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月季,在这种娇羞的氛围下,郭芙很快就达到了快感的巅峰,一道淡白色的阴精就喷出洒在书桌上,将《三字经》湿了一大片。郭芙喘着粗气,说道:"老师,我弄完了,现在轮到你了。""嗯,现在看我的,"说着,李庭就站起了身子,阳具高昂着呈现在郭芙面前,看得郭芙心惊胆战的,这神物看上去比早上更大了,不知道插进自己下面是什么感觉!

李庭将阳具头部对准郭芙,说道:"我等下叫你吸,你就吸。""嗯……"郭芙应道。

反正是自己弄,所以就算很快达到高潮,那也没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李庭就以最快的速度套弄着,随着他的套弄,阳具头部变为紫红色,马眼微微长大,一滴晶莹的露珠正溢出。

郭芙一看到这露珠,就知道李庭快要射了,没等李庭下达命令,郭芙就抓住李庭的阳具,张大嘴巴就将它吞入嘴巴里,然后就用舌头挑逗着龟头上的马眼,李庭被郭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精关把不住就尽数射进了郭芙的嘴巴里。

郭芙笑了下,嘴角就溢出浓白色的精液,边用舌头舔去精液边说道:"老师,学生有点无理,还望见谅哈。"李庭坐在书桌上,搂着郭芙的娇躯,说道:"师生恋也不错的啊,亲爱的芙妹。""亲爱的杨大哥。""亲爱的芙妹。""亲爱的杨大哥。"……

两人就这样子一直叫着对对方的爱称,然后就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躺在书桌上睡着了。

黄蓉探查完武氏兄弟的练武情况就朝家中赶去,对她而言,来习武场看他们练武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她真正想做的事情是撮合杨过和郭芙,杨过爹娘的死说到底都和她扯不开关系,所以她现在能弥补穆念慈和杨康的事情就是为杨过铺好日后的道路,只要他在桃花岛学有所成,那日后在丐帮或者抗金都会是一名猛将,再加上自己的人脉关系,杨过绝对可以成为一名名留青史的好男儿!中午看他和郭芙的眉来眼去,黄蓉就知道他们都对对方动了倾诉,所以给他们多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是会增进他们感情的,如果日后他们圆满结婚了,那也是对穆念慈和杨康的告慰了。

带着这种想法,黄蓉就走进院子内。

看着半敞开的书房门,黄蓉就走进去,可左脚刚迈进去,右脚就已经无力了,看着光着下体的两人躺在书桌上睡觉,看着李庭阳具顶在郭芙股沟上,黄蓉就觉得自己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而且郭芙竟然没有穿她做的亵裤,而是一件暴露至极的东西,那东西根本就包裹不住女性最神圣的阴户,黄蓉更是看到郭芙那两瓣嫩红色的肉唇,那是少女才有的颜色,和她的完全不一样,黄蓉愣了许久,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她无力地退到书房之外,站在那里傻傻的。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看到的是真相,怎么可能会这样子,不过认识几天而已,竟然……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那芙儿的清白不就毁了?如果被人知道的话,不单单是芙儿,连杨过也抬不起头做人了,这两个不知轻重的孩子!

事情已经发生了,黄蓉想当作从来没有发生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早点撮合着两个野鸳鸯,若拖到后面就完蛋了。带着这种想法,黄蓉就退到院子外,装作刚回来一样,叫道:"芙儿,外面的衣服已经晾干了,你怎么还不收啊。"黄蓉的话像冰水一样瞬间就把留言和郭芙浇醒,李庭忙拉起自己的裤子,拍了下郭芙的脸蛋,说道:"你娘回来了,还不起来!"郭芙边点头就边放下裙子,拿着那本被自己弄湿的《三字经》就将它塞到书架上,整理好散乱的秀发就装作很认真地坐在李庭旁边。

黄蓉估算了下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整理好了就踩着重步走进去,看着郭芙粉红的脸颊,黄蓉就苦笑了下,但又马上换上轻快的笑容,说道:"等日落后记得把衣服收进来,过儿,书读得怎么样了,看你那样子,好像有点紧张哦。"李庭不紧张才怪,如果操郭芙的事情被黄蓉知道了,那自己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李庭轻笑了下,说道:"伯母担忧了,其实还好啦,三字经我以前就略知一二,现在权当复习而已,要不我念给你听吧,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不用了,我知道你聪明,"黄蓉打断了李庭的朗诵,说道,"书房有点杂乱,你和芙儿整理一下,我出去收衣服吧,芙儿,别弄错了。""我六岁就知道怎么放啦,娘不用担心的哦,"郭芙嬉笑道。

带着一丝遗憾,黄蓉就走出了书房。

李庭和郭芙同时长吐一口气,既然黄蓉没有发现他们做了什么事情,那就一切ok了。李庭走到书架旁边,看着一本本黑皮白纸的书就犯困,在S大学的时候看书是最无奈的事情之一,现在他一看到书就会倦意上涌,只希望早点离开这里。

"把这本书放在第三列,第二排的书架上,"郭芙抽出胡乱插放的《三字经》说道。

李庭闻了下《三字经》说道:"都是你的味道。"郭芙吐着舌头,拿起另外一本书就走到第四列书架前。

李庭放好书后就绕到郭芙后面,搂着她的身体,说道:"刚刚的欲火还没有释放出来,你的身体能不能借老师用一下。"郭芙吓了一大跳,虽然她很想让李庭插自己,但是黄蓉已经回家了,若被她看到,那一切就完蛋了,带着这种想法,郭芙就想拒绝李庭,可是为时已晚,李庭已经掀起她的裙角,乘她不备就朝前一捅,"噗"的一声就进入她身体的深处。

"呀!"郭芙惊叫了声。

李庭抱起郭芙的身体,走到窗户旁边,偷偷看着正在收衣服的黄蓉,暗暗道:黄蓉,看清楚了,看我是怎么操你女儿的,总有一天我会像操她那样子操你!

郭芙捂着嘴巴,小声叫道:"好哥哥……别这样子……别我娘看到就完蛋了……唔……唔……被杨大哥塞满了……唔……唔……好舒服……"郭芙最后还是妥协了。

正文 第022章 深夜窥视

经过白天的“折磨”晚上的时候李庭终于可以一个人思考问题了,一个白天就与郭芙做了不下三次,照这种频率推算下去,李庭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与郭芙做多少次,李庭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会不会勃起,他担心的是从郭芙那里吸收了多少的内力,双修确实很爽,但是也得顾及郭芙嘛,不然就得不偿失了,总不能像色魔一样每天去猎艳吧?

李庭抓起被单盖在身上,想要睡觉,眼睛却一直睁着望着漆黑一片的上方,来到这个神雕世界真的就像一场梦幻一样,而自己竟然变成了里面最牛逼的主角杨过,这更是出乎他的意料,而后面发生的一长串艳遇更是完全不在他的计算范围之内,不过是几天而已,他就收服了程英、郭芙、巧儿,而像陆无双之类的也是绝对逃不过他的魔掌的,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就像一颗有点酸涩的杨梅般,在他的调教之下会变得又红又熟,但是这是需时间的。像黄蓉、李莫愁之类的熟妇可以上的话绝对很爽的。黄蓉就不用多说了,她的姿容和熟妇韵味是N多神雕迷心目中亵渎的对象,至于李莫愁,李庭估计还没有多少神雕迷愿意上她吧,想到那完美的身材隐藏在道袍之下,李庭就为李莫愁感到无限的可惜,李庭想要开发她,但是那冰魄银针似的耻毛委实恐怖,没有一点手段是不可能得到李莫愁的初夜的。

想着想着,李庭就渐入梦乡。

“过儿,”

李庭突然听到耳边想起黄蓉的叫声。

李庭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十分的沉重,越是想睁开就越睁不开。

“过儿,”

黄蓉又叫了声。与此同时,李庭感觉到一双手正游离在自己下面,抓着自己的阳具使劲套弄着,就像想将他榨干一样。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李庭终于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眼前的黄蓉时,他惊呆了,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黄蓉光着身子正跨坐在李庭身上,边套弄着他的阳具边用极其暧昧的眼神朝李庭送秋波,一对丰硕的乳房正随着她的动作而上下颤动着,那两颗暗红色的红豆正刺激着李庭的视觉。

“伯母?”

李庭叫了声。

黄蓉伏在李庭身上,用舌头舔着阳具的根处,说道:“奴家才三十开头,你为什么要叫奴家伯母呢,你就叫我蓉儿呀,不然就叫我蓉妹妹。”

李庭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忙伸手捏了下黄蓉的奶子,那触感,那呻吟声绝对不是假的!

“我下面好痒,需要你的侵犯,”

黄蓉淫笑着。

李庭深吸一口气,也不管后果如何,抓着黄蓉的肩膀就将她按在床上,提起阳具对准黄蓉的玉门就插进去。

“哎呀……好大根……轻一点呀……我受不了,”

黄蓉哼道。

李庭可不管黄蓉,一进去就开始疯狂插。

“杨过哥哥……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快用力啊……妹妹下面非常的痒……靖哥哥他永远都满足不了我……我是骚货……我要找人插……白天看见你的鸡巴好大……妹妹晚上就来找你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插穿妹妹……让我爽上天……快……快……快……啊……啊……”

李庭本想运起修炼双修,可不知道怎么回事马眼一开,精液就射进了黄蓉阴道内。

“啊……哥哥……妹妹也要丢了……”

李庭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房间,原来……真的是做梦,太真实了,真实得让李庭心跳加快,看着月光洒入的窗户,李庭就溜下床,忽觉得下面有点冰凉,随手一摸,寒,原来他做春梦射了,他忙摸索着红木桌,撕下一团纸,抓着阳具就将上面的液体擦干净。

搞完之后,李庭就感叹道:“看来梦遗的时候,双修是起不了作用的。”

看着窗外的那轮明月,李庭就想起苏晴那动人的身材以及夜莺般的声音,也不知道那次自己灵魂穿越后她怎么样了,估计会名誉扫地吧。李庭苦笑了声,这事情都应该怪他,谁叫他第一次做的时候就挂了呢。

呆在窗边好一会儿,该思考的事情都思考了数遍,李庭踩有点睡意,只能怪黄蓉的魅力太大了,还让他梦遗了。正当李庭准备睡觉的时候,李庭却模糊听到一声呻吟,是从下面传上来的!

难道是黄蓉和郭靖在做春事?

带着这种疑问,李庭就轻手轻脚地趴在地板上,这种地板厚度约有两寸,板与板之间又紧密相联,想要窥见下面发生的一切似乎不可能,但是这可难不倒学过蛤蟆功的李庭。蛤蟆功的精髓就是破坏力十分的强劲,想要破坏这木板是小菜一碟,但要破坏了又不被黄蓉和郭靖知道,那就很难了。李庭趴在地板上听着若有若无的呻吟,他的阳具马上就起了反应,此刻的他恨不得冲下去踢开郭靖,然后自己把黄蓉上了!

从二楼偷窥似乎不可能了,所以李庭只能到一楼去了。像做贼一般,李庭蹑手蹑脚就走出了房间。

来到一楼,李庭选好偷窥的位置就屏住呼吸用手指将他们的窗户戳破,然后就趴在窗户上看着里面。桃花岛向来没有外人进来,所以李庭就可以判断出黄蓉和郭靖绝对不会戒备,自己站在这里看也是绝对安全的。

左看看右看看,李庭就将目标锁定在了敞开帘子的床上。

郭靖正抱着黄蓉的娇躯躺在床上,一只手捏着黄蓉胸前的红豆,一只手摸着自己那软趴趴的阳具。李庭看得真切,郭靖长得人高马大的,肌肉线条十分分明,但是老二就和身体搭不上边了,小得可怜,而且似乎硬不起来。强烈的对比让李庭差点笑出声,他觉得男人长成这样子还不如去做太监,那种尺寸绝对给不了黄蓉快感,估计硬起来插进去,黄蓉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可能还觉得郭靖怎么还不操她!

黄蓉枕在郭靖胸前,吻了下他的下巴,说道:“靖哥哥,有件事我很想告诉你,是关于芙儿和过儿的。”

“说吧。”

黄蓉皱紧柳眉,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你觉得让过儿迎娶芙儿,怎么样?”

郭靖马上摇头,说道:“不是我不同意,就算我同意了,江湖人也不会同意的,尤其是让他们知道了过儿的身份之后。”

“过儿的爹杨康虽是大奸大恶之人,但念慈是秀外慧中,一身都过得那么的坎坷,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帮他们一把,将过儿培养成大将之才,”

黄蓉说道。

郭靖搂紧黄蓉,笑了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你就听我话,这种婚姻大事先搁在一边,现在金人活动十分的频繁,我们先守好大宋再说吧。”

“可是……”

黄蓉很想说出下午看到的一切,但是又觉得以郭靖这憨厚的品性,估计会将此事泄露出去,想到此,黄蓉就只好点头同意郭靖的观点。

“蓉儿,”

郭靖轻唤了声就压在黄蓉身上,喃喃道,“我们上次做的时候是不是一个月前?”

黄蓉羞红了脸,应道:“这种事情你应该清楚,不应该问奴家。”

郭靖看着自己那抬不起头的阳具,有点无奈,说道:“它不争气,不然我每天都可以和你做。”

黄蓉抚摸着郭靖的脸颊,会意一笑,说道:“我们都三十多岁了,欲望哪有那么的强呀,而且你现在是外强中干,体力得留在战场上,怎么能都献给我呢。”

郭靖知道这是黄蓉在安慰自己的性.无能,他也很想满足黄蓉,但是条件不允许,带着沮丧的心情,郭靖就躺在了一边,然后怔怔看着被微风带动的床帘。

“奴家出去小解,”

说着,黄蓉就支起身子朝外面走去。

见黄蓉走出来,李庭忙闪到阴暗处,连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黄蓉走远了,李庭才调整好气息慢慢跟上。李庭刚刚明明听黄蓉说是要去茅厕,但这个方向根本不是去茅厕,应该是通往外面才对。带着疑惑的心情,李庭就跟上了黄蓉。

黄蓉的内功修为十分的高,而且探查能力极强,但是现在心情烦乱,所以就连数米外潜行的李庭都没有发觉。

走到一处绿草坡,黄蓉就停住了脚步,盘起双腿坐在草地上开始闭目养神。

李庭以为处于欲望多多又得不到满足的黄蓉是出来用手自行解决,没想到黄蓉是用打坐的方式压制住心中的欲火。李庭静静看着黄蓉的侧脸,看着那有点戏动的眉毛,看着那点缀着月光的红唇,看着那白皙的脖子,看着那被轻风撩起的秀发……李庭有点迷失了,像黄蓉这种三十岁左右的欲望之妇,做那种事情的欲念应该是非常的强才对,可郭靖不能满足她,她也不会选择出轨或者用手解决,看来黄蓉的确是一位女神,一位熟妇女神,一位千千万万神雕迷心中的完美交合对象。李庭轻笑了下,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用自己的阳具赶走黄蓉内心的空虚,用自己的阳具顶起黄蓉的另一个世界,用自己的阳具让黄蓉增加夺目的光彩!



目送黄蓉回到房间,李庭就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脑海里不断出现黄蓉打坐驱欲的前景,想着那完美的身段就这样子随着时间凋零,李庭的叹息就不断涌出,辗转数次,李庭才勉强睡过去。

一大早,李庭就被大雕空灵的叫声吵醒,睁开眼睛,李庭就看到一只大雕正抓着窗户在那里乱叫着,李庭打了个呵欠侧过身又继续睡觉,可大雕叫声太尖锐了,让他堵住耳朵都睡不过去,李庭支起身子,直盯着大雕,骂道:“死雕,再叫老子被你烤了吃!”

“喂,杨过,你起来了没有啊,”

郭芙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李庭耸拉着脑袋,他就知道大雕这种异常的反应保证有始作俑者,李庭溜下床,走至窗户边,大雕就拍着翅膀飞向高空。

李庭伏在窗户上看着扬起头的郭芙,问道:“现在才几点啊,我还没有睡够。”

“你没看到太阳都挂在天上了吗?还问我什么时辰,”

郭芙嘟起小嘴直瞪李庭。

“额,早上应该是修身养性的时候,他们应该去练武了吧,你怎么不去,”

李庭问道。

郭芙扁着嘴巴,嚷道:“难道杨大哥就不希望我们两个多一点独处的时间吗?”

听郭芙这么一说,李庭就大概可以猜到宅中就他和郭芙了,看来她又不知道找了什么借口不去习武,管她呢,既然她想给自己操,那就满足她呗,为人民服务是中国人的美德嘛。“有没有早点吃啊?”

“豆浆油条,我娘还特意热了两个大鸡蛋给你,赶紧下来吃呀,”

郭芙笑道。

“真丰盛,”

李庭嘟囔了声就开始穿衣服。

穿好衣服,对着铜镜照了几番,李庭才满意地走到楼下,一下去的时候,郭芙就跑上来依在他身上,拉着他朝客厅走去。

“这等我,”

郭芙将李庭按到座位上就跑进厨房。

过了一会儿,她就捧着早餐走向李庭,边走边说道:“我刚刚和娘达成协议,你每天早上的早餐我负责做,等确定你吃完后,我就得去习武场习武,懂了吧?”

李庭口有点干,拿起豆浆就喝下一大半,刚要擦去嘴角的豆浆,郭芙就搂着他的脖子,舔干净了他嘴角的豆浆,顺便还给了李庭一个长吻。李庭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既然郭芙开始攻击他,他当然要反击了,顺手就捏了下她的屁股,嬉笑道:“告诉你哦,我是色狼,你如果乱来,我就……”

看来李庭一脸的坏笑,郭芙就吐着舌头闪到了后面,说道:“你赶紧吃早餐啊,冷了就不好吃了。”

李庭捏起油条,闻了闻就咬了口,说道:“这是你做的,还是伯母做的。”

“你猜。”

“伯母吧,”

李庭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郭芙柳眉倒竖,直瞪李庭。李庭一看气氛不对就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忙改口道:“伯母的手艺应该没有这么好,这种超级极品油条,长得这么的玲珑剔透,这么的让人流口水,这么的多姿多彩,这么的无与伦比,这么的弹性十足,这么的香喷喷,这么的……一定是芙妹的手艺吧。”

被李庭夸得天花乱坠,陷入爱情漩涡的郭芙笑得十分的灿烂,抿起嘴巴直点头,说道:“那当然咯,我的厨艺是一流的,一般人都吃不到的。”

“有没有刘仪伟棒?”

李庭脱口而出,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谁是刘仪伟?很强吗?听名字,好像不怎么样呀,”

郭芙疑惑道。

“寒,我口误,其实根本没有这个人,”

李庭解释道。李庭记得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家里的人都很喜欢看刘仪伟炒菜,其实看的重点不是这档节目,他们是想从中看出一些赌六合彩的门道,有时候会算他砍了几刀,放了几条胡萝卜,瞪了几次眼,放了几个屁,以此确定要买几号。

“那鸡蛋是我娘煮的,你试一下,”

郭芙说道。

李庭吃完油条就拿起鸡蛋。

“等等!”

郭芙突然叫道。

李庭愣在那里,问道:“干什么啊?”

“你是不是还没有洗脸刷牙?”

李庭显得十分的尴尬,说道:“好像……是……”

“你等我,”

说完,郭芙就跑进厨房里。

生活在现代的李庭还不知道古代是怎么刷牙的,想必是不用刷牙吧,直接漱口就搞定了。过了一会儿,郭芙就走出来,拿着一个铝盆就放在李庭面前,说道:“赶紧洗脸。”

“那牙齿怎么办?”

李庭反问道。

“我再进去拿啊,你以为我一次性可以拿植毛牙刷和脸盆呀,真是的。”

没等李庭反驳,郭芙就再次走进去,一会儿就跑了出来,看着郭芙手中拿着的植毛牙刷,李庭就直困惑,那看上去根本不是牙刷,倒有点像厕所刷,李庭接过植毛牙刷,看着上面棕色的毛,就问道:“这是什么毛?”

“马尾,”

郭芙回答道。

“这能刷牙?”

李庭惊叫了声。

“你是不是从小都没有刷牙呀,连这西域产品都不懂,看来我以后不能亲你嘴巴咯,脏死了,”

郭芙笑道。

李庭深吸一口气就将植毛牙刷塞进嘴巴里,草草刷了一圈就将口中的白色唾沫突进脸盆内,漱口数次,说道:“我现在可以吃了吧。”

“可以呀,”

郭芙拿着脸盆和杯子之类的就走回厨房。

李庭剥光蛋壳,刚想塞进嘴巴里却停留在半空,眼珠子一转,李庭就淫笑起来,他记得以前看片的时候,虐待情节里有将鸡蛋塞进女性玉门内的情节,以前他也想试一下,可惜没有对象,既然现在有了对象,环境又允许,那就应该试一下,看一看何谓“金鸡下蛋”等到郭芙回来,李庭就问道:“你有没有听过金鸡下蛋?”

郭芙歪着脑袋,说道:“好像有听过,但是没有看见过,这世界没有什么金鸡吧?”

“有的,你想不想看金鸡下蛋?”

李庭诱惑道。

天真的郭芙当然不知道李庭打什么坏主意,没有多想就答应道:“好呀,在哪里看。”

“过来,我告诉你,”

李庭招呼道。

郭芙走到李庭面前,显得十分的疑惑。

李庭忽然抱住了郭芙,将她拉进怀里,吻着她的小脸蛋,说道:“你就是那只金鸡呀,下蛋当然是你咯。”

郭芙嘟起嘴巴,说道:“人家既不是金鸡,也不会下蛋,你找错对象了。”

“会的,我告诉你怎么下蛋,”

李庭附到郭芙说出了金鸡下蛋的全过程,说得郭芙赤红了脸,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金鸡下蛋就是这样子,试一下吧,”

李庭说道。

郭芙低下头,摸着自己那快蒸发的脸蛋,细声道:“如果是杨大哥想看,芙儿愿意做。”

李庭又吻了下郭芙的脸蛋,搂住她,说道:“我很想看的,拿着这颗蛋。”

“不许取笑人家,”

郭芙握起粉拳打了下李庭的胸膛。

“乖乖,做吧,不然你娘回来了就完蛋了,”

李庭催促道。

见李庭给自己台阶下,郭芙就顺着李庭的意坐在了桌子上,然后就平坦在上面,掀起裙子,拿着那颗鸡蛋就按在阴唇上。

正文 第024章 春事被窥

正当郭芙准备将剥皮鸡蛋塞进去的时候,李庭突然抓住郭芙的手,说道:“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如果等下难受你就说一声哦。”

对于李庭的关心,郭芙是十分的开心,笑了下就躺好看着上方的天花板。

李庭将郭芙的裙子拉到肚脐之上,像审视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自己制作的新式内裤,再配上郭芙那平坦的小腹,倒三角型的阴户,以及那凹进去的肉缝。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李庭就觉得上天在造物方面真的是绝顶聪明,男的来根金箍棒,女的来个无底洞,金箍棒进入无底洞,谁赢谁输都不能立即下定论,金箍棒的巨大并不意味着它的持久,同理,金箍棒过小的话也不一定就一进去就射了。金箍棒类型很多,无底洞类型也很多,各种不同的类型配在一起,持久性又不能同一而论了。

一句话,要想不阳痿,那就得先研究好阴户,确定进去的速度、力道和方向。李庭凝视着郭芙的名器春水,外表看似十分的狭窄,未接触过春水的人绝对不能想象得到这种阴户里面就像汪洋大海一样,如果贸然前进,那估计阳具头部一被春水包裹住,那精关就把不住了。李庭记得欧阳锋曾提过拥有名器春水的人眼睛通常会很湿润,水汪汪的。想到此,李庭就望向郭芙的眼睛,她的瞳孔在不安地幌动着,像是在害怕,又像是在期待鸡蛋的入侵一般。

李庭抚摸着郭芙的发丝,细细看着她的眼睛,郭芙的眼睛的确水汪汪的,看上去就像一颗玛瑙一样,十分的漂亮。

“春水,”

李庭喃喃了声。

“什么春水呀,”

郭芙眨着眼睛望着李庭。

李庭轻笑了声又回到了原点,拿起鸡蛋闻了下就移到郭芙阴户前,看着随着呼吸而轻微张合着的阴户,李庭阳具就起了反应,李庭抚摸着郭芙的大腿内侧,刺激着郭芙的欲望,舌头如一只蛇一样游离在大腿上,随着李庭舌头的游动,郭芙全身不住地颤抖着,肉唇也渐渐被流出的淫水润湿了。

前戏准备完毕,李庭就拿着光滑的鸡蛋,说道:“这鸡蛋的直径比我的大,你昨天才被我开苞,所以可能有点疼,你忍着,这可以锻炼意志的。”

“嗯,我会忍着的,杨大哥,”

郭芙喘着粗气回答道。

其实这种直径的鸡蛋赛进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李庭只是要给郭芙一点压力,好让她等下不会叫出声而已。李庭将鸡蛋稍尖的那头对准郭芙的阴户,在阴户前慢慢摩擦着,让它那干涩的表面被郭芙的水浸透。看着滴在餐桌上的爱液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李庭就将鸡蛋按进去三分之一。

“唔,”

郭芙轻叫了声。

“感觉怎么样?”

李庭问道。

郭芙羞红了脸,一句话也没有说。

“感觉怎么样,不说我就拔出来了,”

李庭威胁道。

“唔~很舒……服,可是没有杨大哥的温暖……我喜欢杨大哥那东西的……温度,很喜欢……”

说完,郭芙的脸更加的赤红,就像喝醉酒的美女西施一样。

“那就好,”

李庭轻笑了声就旋转着鸡蛋将整颗鸡蛋都按进去,“噗”的一声,鸡蛋完全淹没在了阴户内。看着微微张开可以看到半点白色的阴户,李庭就伸进手指将它按到深处,然后就拉起郭芙,将她揽在怀里,开始玩弄着她的乳房,附在他耳边,暧昧地说道:“第一步我已经帮你搞定了,现在最重要的第二步就你自己来了,你现在要用力将鸡蛋生出来,如果成功,我就把我那又大又长又温暖的宝贝插进去。”

郭芙喘着粗气给了李庭一个深深的吻,细如蚊蚁道:“杨大哥别取笑人家。”

“你是我的芙妹妹,我怎么会取笑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快点做吧,很有挑战性的哦,”

说着,李庭就拉着郭芙的手按在自己胯间,让她摸到自己那根早就硬起来的宝贝。郭芙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她慢慢支起身子,站在了餐桌上,移动身体,让阴户呈现在李庭眼帘前,说道:“杨大哥看好了哦。”

“我在看呢,”

李庭含笑道。

郭芙深吸一口气就开始用力拉,肉唇张开一点点,白色蛋白马上就被清晰地看到,随着鸡蛋的慢慢滑出,一滴滴的淫水就像雨帘般啪嗒啪嗒地滴在餐桌上,更是加重了淫靡的气氛。当阴户呈“O”字型的时候,鸡蛋忽然像怕生一样又缩了回去。郭芙阴道一下被占满,爽得她浪叫了数声。

看来这也可以拿来自慰,李庭暗暗道。

“我说了哦,这是有技巧的,你一直使用蛮力的话是不可能成功的,”

李庭笑道。

“那…杨大哥教教芙儿,芙儿很笨的。”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自己体会咯,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李庭鼓励道。

郭芙扁着嘴巴想反驳,又找不出什么词来反驳,她只好深吸一口气继续排蛋。

与此同时,武修文正走到屋子外面,因习武的时候折断了长剑,所以他必须回来换一把,本来习武场是配有木剑的,可郭靖硬是要求他们两兄弟要用真剑。走进大门,武修文就想去看一下郭芙怎么样了,他记得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郭芙是说帮杨过那小子弄完早点就会去习武的,可现在都日上三干了,也不见有郭芙的影子。武修文走到书房前踮起脚尖看了一会儿也不见杨过或者郭芙,他只好走向客厅,还没有走进去的时候,他就听到了杨过和郭芙的交谈,听声音,武修文就暗暗觉得不妙,郭芙的声音十分的急促,就好像……在行房?

武修文被自己的想法吓得腿脚发软,为确定自己那有点愚蠢的想法,武修文就轻手轻脚走到窗户边,踮起脚尖就朝里看去,当他看到光着屁股对着他的郭芙时,他脸色马上变得煞白,郭芙一直是他心中的白雪公主,没想到……竟然被李庭……

当鸡蛋快要挤出阴户时,它又机灵地跑了回去,这让郭芙十分的困惑,说道:“杨大哥,它好像真的出不来了。”

李庭无奈地摇头,说道:“你真的很傻很天真,让杨大哥来告诉你怎么生蛋吧。你用力拉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它快出来了,你就放松了?以为它会自己滚出来?”

“嗯,嗯,”

郭芙连连点头。

“其实呢,你完全错了,鸡蛋表面十分的光滑,而且你下面水又多,若不借助外力想让她出来就只能控制唇的收缩,再利用腔道的挤压让鸡蛋滚出来,明白了吗?”

李庭说道。

“不明白,感觉好复杂啊,”

郭芙苦着脸。

“郁闷了,那我告诉你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就是你拉出一半的时候,你就不要用力了,就将鸡蛋卡在那里,再次吸足气后使劲一拉……鸡蛋绝对出来,”

李庭说道。

“那我试试,”

说着,郭芙又开始了尝试。

站在外面的武修文只能看到郭芙的翘臀以及那微微隆起的阴户,只看到那么一点的,武修文就已经受不了了,下面就胀得有点痛,看着四下无人,武修文就脱掉裤子放出阳具,他的阳具不大,但是很长,有点像是黄鳝,头尖而不大,上面还布满了数条皱巴巴的血管。

阴户慢慢打开,鸡蛋露出了半截,这时候郭芙就尽量控制住不让鸡蛋又跑进去,然后就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拉,“噗”的一声,黏满淡白色液体的鸡蛋就掉在餐桌上,还弹跳了数下才停下来。

外面的武修文早就在使劲打手枪,他一开始就用最快的速度打,不一会儿,前端就红得发紫,一种想尿尿的错觉让他全身紧绷起来。当他看到一颗鸡蛋从郭芙下面吐出来的时候,他的手套得更快,随着大腿的颤抖,一团乳白色的精液就洒在了墙角。

“杨大哥,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郭芙兴奋得揽住李庭的脖子,也不管下面的湿润,她一下就扑进了李庭怀里。

李庭苦笑了下,说道:“那我就要给你宝贝了,唉~~”“我坐在餐桌旁边,你就那样子插进来,可以吗?”

郭芙建议道。

李庭直点头,应道:“那当然可以啦,尝试新姿势哈。”

既然李庭同意了,郭芙也就不靠在李庭怀里了,她坐在餐桌边,朝后挪动了半米,平坦在上面,就自行打开了大腿,潮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正等待着李庭的蹂躏。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