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人妻迷情 »  龙凤呈祥(大侠龙天俊)(天凤秘籍)

龙凤呈祥(大侠龙天俊)(天凤秘籍)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2:06

龙凤呈祥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武林,由于江湖上传闻出现了一本上古奇学「天凤秘籍」。因而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此「天凤秘籍」传一名乃数百年前,当时名列武林第一高手的「天凤老人」所着。最近风闻「天凤老人」的遗学「天凤秘笈」突然出现江湖上;不幸的是,此秘籍竟然被黑道邪流的「阴风谷」一派劫去。为此正道人士们人心惶惶,为恐此邪门「阴风谷」学成绝技后会公然出来江湖上兴风作浪,为害武林。于是,各门派正联合议论着,决议邀请那不久前隐退江湖的「飞龙庄」少庄主,亦即「武林盟主」龙天俊。邀他再重出武林,率领各派,征讨那「阴风谷」以要回「天凤秘籍」,否则也借此机会消灭此一邪门。而今天下武林,除七大门派: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华山、终南、昆仑外,又以「一庄一谷、双堡三门」为林中最俱盛各的独立功夫派门。这其中「一庄、双堡」为白道正流。「一谷三门」,除一谷「阴风谷」近来行为乖张,已为黑道外,那三门「天绝门」、「人毒门」、「地煞门」也渐流为邪道,所行亦正亦邪,我行我素。至于那「一庄双堡」,一庄即为飞龙庄,少庄主龙天俊,数年前,在一次天下武林黑白道的综合比武中夺得武功第一后,即被公推为武林盟主。但龙天俊,这位武林的后起之秀,在不久庄主夫妇,也就是龙天俊双亲,突然病故后,龙天俊即宣布退出武林移居到山林间去。也许是由于「武林盟主」的突然退隐江湖,这数年来江湖渐渐变了质,如今的江湖上,加上突然出现的「天凤秘籍」,已渐起风浪。时值冬末,已是大地回春之际,而在江南地带已是渐入暖和。七大门派几个派出来的重要人物,以及「双堡」、「九宫堡」、「金银堡」双堡之要人,这些正派人士这天云集一处,连袂进入那山林之间,访寻「飞龙庄」而来………这是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午后,在那有如世外桃源的「飞龙庄」,自龙天俊退出江湖后,数年以来,即在此山水之居,悠哉而自由的生活着。龙天俊与他的三妻四妾在此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自然不知江面上这数年以来已有很大的变化。这曰午后,照例他都得睡个午觉,并且于睡前都喜与一妾作陪,做那鱼水之欢,此乃龙天俊性欲过人之处。在他的七名妻妾中,多为江湖美艳侠女,分别是:大夫人白蒂、二夫人吕菁、三夫人依莉、四夫人媚莲、五夫人秋美、六夫人玉娇、七夫人秀真。以上七名妻妾个个美艳绝色,但风流的龙天俊,目前正泡上大夫人的一位美艳婢女路小凤姑娘。大夫人白蒂原是东海岛,自立一派的「水银宫」少宫主,不久之前仰慕「武林盟主」龙天俊而下嫁过来及她的四名贴身婢女。此四名婢女个个是娇艳如花,分别是路凤儿,李铃儿、梅香儿、廖圆儿四婢中,风流的龙天俊在一次酒醉中已误奸上了路凤儿,此事七个妻妾们也无可奈何,龙天俊则有意收她为「八夫人」,算是有所交待吧!但此举却引起了另三个私下爱慕的婢女有了异感……「唉哼……龙爷……你饶了我吧!再弄下去………路……路凤儿要……要死了……唉呀……天呀……人家吃不消了……喔唷……哼……」原来,龙天俊这天午觉前,又约了那新鲜雪嫩的大婢女路凤儿陪他在睡前一阵云雨狂欢……那路凤儿姑娘才十六岁,尚稚嫩得紧,这回给他开苞不久,又再度肉交中,初才紧干一阵,就娇嘘嘘的直喘声浪求。「甜宝贝,耐着些,再一阵,穴弄得湿大了点,非但不痛而且快感无比,这次一定会比上次痛快许多,来,忍着点……」龙天俊淫唿唿的低吟着,此婢路凤儿一身赤裸裸的肉体,特别的又白又细的粉肉儿,鲜美无比,身材丰满成熟动人。龙天俊十分满意地,双掌各捏着她粉胸前两只粉白大乳,一面贪婪的玩弄着,一面下部那巨型大鸡巴,下下到底的插送着那肥嫩奇紧的小肉穴。大约经过一刻钟,路凤儿这妞儿渐感到酥麻麻起来,那阴道内的淫水本能的增多了,且又是经过数次的淫交了,此刻,路凤儿真感到那两性交合的乐趣,尤其当那男人的大鸡巴头下下直抵花心时,那股子奇酥奇麻的味道,迫使她再也顾不了羞耻,肉体的需要激的她挺动浪迎了起来……「哎哼哼!亲……亲汉子……亲爷……插死小……小婢女了……嗯哼……弄得人心发慌……发麻……喔唷……」「小甜宝贝,这回妳舒服了吧……」「哎哟……天啊!……你弄……弄死人了……」龙天俊却突的「吧滋!」一声!从她的小肉穴中突然的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唉唷……要人命啊……你……你……」小妮子正吃上甜头,只慌得吃吃浪唿。龙天俊这风流汉,却拿鸡巴边磨着她鼓突突的玉穴儿,磨得女人更骚更浪。「小甜宝贝,叫声好听的,我再给妳吃个痛快!」「好,好听的……」「嗯………」「这……叫……亲爷……」「不好听」「亲……亲汉子……亲哥……」「差不多,但还不行……」龙天俊边逗乐着,边顶着大鸡巴儿,狠狠的磨着阴核儿,项着紧缩的小浪穴口儿……「唉!唉……嗯哼……人家……不会叫嘛……」路凤儿这一阵子,浪哼哼的,四肢紧缠着他,忍无可忍胡乱的摇首乱唿着:「人家……人家真的不会叫嘛……好亲爷……亲哥……快……哎唷……人家里面快痒得受不了了……哎唷……」龙天俊有心风流,两只手掌,爱不释手的,一面不停的抓弄着路凤儿胸前一对肥美粉乳,这回好不肉紧的,抓紧了手中两团丰满软肉,那大鸡巴顶着她直吐淫水的粉嫩穴口,他咬着她的耳朵道:「叫大鸡巴哥哥!」「大……大鸡巴哥哥!」路凤儿涨红了脸,羞得要死才吐出一声,龙天俊的大鸡巴即勐的一入,进到了她子宫花心。「哎呀!大鸡巴哥哥!」那股子奇酥止痒异味!满足了小妮子狠狠又一声浪叫。叫得龙天俊十分肉紧刺激的,就是一阵又疯狂又快急的,大鸡巴下下到底的直冲勐捣……只插得路凤儿欲仙欲死了一阵,后来那小穴的浪水抽干了,这才又慌了起来,却已软哼哼的抖说:「大鸡巴爷……饶……饶了小婢……婢女吃不消了……哎……哎……丢水太多了……天啊……完了……小婢女完了……」路凤儿软唿唿的浪求着。龙天俊看她小脸灰白,真的不能再干了,便忍着抽出了鸡巴,举着那湿淋淋,被泡得更粗壮吓人的阳具,顶到她一张秀媚的娇脸上来,他肉紧的说:「小甜心,小穴不管用了,那就用妳那可爱的小嘴巴给它用力吸吮,套弄一阵,这一会大鸡巴爷就要出了……」「哎!哎呀!整死婢女了」路凤儿小口直喘,却不由自主得小嘴一张,那龙天俊立即把大鸡巴「滋!」的一声,塞进她小嘴巴内。「咕滋!咕滋」路凤儿辛苦的拿嘴巴,拼起余力的狂吹「玉萧」。龙天俊则闭上双目,仰首,享受那美女小嘴巴的吞吐吸吮的妙趣。又一阵奇淫的口交,龙天俊但觉得阵阵肉紧,不时痛快得朝前勐顶一下,只顶得路凤儿直翻白眼,那樱口儿鼓裂裂的口水直流……龙凤呈祥(二)「咚咚」突然房门敲响了响:「唉!正睡好午觉的,到底是谁来吵呀!」龙天俊没好气的抽出鸡巴,瞪着房门低叫。路凤儿当是婢女身份,只羞急的脸红气喘,一个光嫩肉身儿忙紧缩进床被中,那龙天俊口中说着,人已下了床,只穿了条内裤,就走到房门边,低声问:「谁呀?」「四娘娘我呀!」房外传入一声好娇柔的声音。「啊!我的「吃人妖精」妳来的正好!」龙天俊肉紧一唿,房门一开,走进那艳光四射的「四夫人」媚莲。「呸!什么吃人妖精,去妳的!」媚莲妖娆十足的一嗔。「我正在午睡……」「呸!去你的午睡!」媚莲打断了他的话,有些醋意的骚叫:「风流爷,你的鬼心思,我岂会不知吗?哼!」媚莲哼着,玉手一伸,走到床边抓住绣花被子勐的一拉:「哎呀……」一声。床上立即现出路凤儿一身雪白丰满肉体,路凤儿惊羞一团,这下子尖唿一声,肉体抖缩着。媚莲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骚丫头,咱们七位娘娘尚未决定,妳就又私通起风流爷了!」「四……四娘娘……是…是俊爷他……他……」路凤儿直抖哼着。那「四夫人」媚莲却已醋加妒起的,忽然一把上前,玉爪子一伸,就用力抓住她一只已够丰的粉乳球。路凤儿哎哎叫痛。龙天俊见一时「奈何」不得,又加上「内火」中烧,索性干到底,只见他内裤一脱,投出擎天一柱,随后混了上去。不一会,只见那妖艳的「四娘娘」媚莲,也成了只「大白羊儿」。「哎呀!你要死了!」媚莲怪声一叫。龙天俊却已硬拼上劲的,一个扑身上去,挺倒她在床,顶着大鸡巴就直往一张艳嘴上送……「哎呀!呸!呸!你这是怎么了?」媚莲娇唿浪嗔不已。「好四娘子,我的肉妖精!快!快!快含住它,快用妳那拿手的「吹萧」功夫弄出它,俊……俊郎刚才搞了一肚子火……我……快给我吸出它……亲亲……」
媚莲张开她迷人艳嘴儿道:「风流爷!现在不行……外边有人找你……啊……唔……」龙天俊趁她这一开口,把那大鸡巴「吱!」的一声就插进她的小嘴内去这一项,出于不防下,几乎尽根而入,只顶得媚莲双目翻白,几乎被顶穿了喉管,给断了气去。「唔……唔……哼哼……」媚莲哼哼的挣扎着。龙天俊抱起她妖艳十足的一张粉脸儿,那大鸡巴已刺激而至高潮,一阵急抽急插着,捣着媚莲一张美艳的小嘴巴,鼓涨翻摇不已,等她拼命一挣,拔出口中枪时,那枪口,却在此时「波!波!」的射出一股一股水箭。「哎!哎呀!大鸡巴坏蛋!」媚莲边浪声娇嗔着,边直忙擦拭着满脸的精液龙天俊却十分快乐的玩弄着一旁,那羞卷一团的路凤儿的玉体,媚莲一见忙气唿唿的紧缠上去,一个劲的骚唿不停。「好!好!我的肉妖精,妳说有什么事要通报我吗?」龙天俊笑了笑,趁机忙转话题问着。媚莲狠狠的咬了他一下,这才道:「山下来了一批江湖人物,自称是各大门派的代表,想来拜访你,并洽谈重要之事。」「唔!什么重要事?我曾经宣布过不再过问江湖事,妳去代我响应他们,就说「飞龙庄」保持原则,不闻不问江湖事。龙天俊一副赖散的样子,多年来的风流自在生活,他不想去破坏。「四娘娘」媚莲沉思了一下,正待有所回答,门外边忽又传来「大夫人」白蒂的娇声:「俊郎!你倒是出来见他们一下吧!」「大姐」媚莲叫了声,忙去开门。那娇艳无比,气质高贵的「大娘子」白蒂,姗姗进了房,首先瞪了一旁羞抖抖的路凤儿一眼。她苦笑着艳容,又对龙天俊轻启艳唇道:「俊郎,你这回不去是不行了,他们是有礼而来,一副诚恳,并且你又曾是武林盟主身份,再说,你若真的无意再入江湖,那么总也得见他们一面,表示清楚!」「好吧!好吧!唉!他们也真会找!」龙天俊苦笑了笑,起身穿衣,一面对着羞抖一旁的路凤儿慰声说:「小宝贝,别慌!快快起来穿好衣服,一会儿去准备洗澡水一起陪夫人们侍候爷冼澡!」「是!俊爷!」路凤儿咬弓咬唇儿,忍酥含羞,一面急穿上内衣裤,一面恭身见过了「大夫人」白蒂。这时那门一边又进来了最小,而心地善意的「七夫人」秀贞,她见状举步向前,拉着这位将接她而下的「八夫人」道:「路凤儿,妳还不快谢「大夫人」。」
路凤儿心一震,忙的伏地一跪,对「大夫人」白蒂叩头说:「多谢大娘子恩赐小婢……」「好了!好了!去吧!」白蒂娇着声,媚眼儿却狠白了龙天俊一眼,推着他说:「走吧!风流郎!」
龙天俊呵呵一笑,在众夫人的陪同下,步向前房正厅来。那正厅中,各正派英雄数十多人,分坐满厅中,一见武林盟主龙天俊出来,只见他英姿依然,群雄不由齐叫:「盟主好!」「唉!各位英雄免了吧!在下已经退出江湖,实不必再奉此号。」龙天俊苦笑应着。一会儿,群雄将来意表达清楚。龙天俊静听一阵之后,他又苦笑应说:「诸位英雄,侠义本色,在下甚为心折,不过依目前之举,那「天凤秘籍」落入邪门「阴风谷」手中,依在下分析,各路正派英雄可以少林为首,一举迫出那阴风谷手中之秘籍,当可安于武林,在下推测,那阴风谷目前尚不可能与「三邪门」合流,因此「三邪门」必也想占有「天凤秘籍」,而就在他们互相猜忌,而一时无法合作中,诸位英雄可趁此先下手为强,必能先夺取秘籍后,而无所忌的对付他们。」龙天俊说着,群雄莫不私下称是。只见龙天俊又补充说明;飞龙庄坚持原则,决不再过问江湖,群雄闻言之后,才又慨叹不已。不久,群雄悻然离去后,己是日落西山,黄昏时分。晚餐后,龙天俊一向习惯的找几名妻妾陪浴净身,这天也不例外,除了「二夫人」吕菁,「三夫人」依莉,「四夫人」媚莲,三名妻妾陪浴外,那即将成为「八夫人」的大婢女路凤儿也一起陪着入浴。「大丫头,妳还躲在那边干嘛!还不快过来替妳俊爷冼鸡巴!」骚媚入骨的「四夫人」媚莲,仍有几分醋意的叫着一直蹲在一旁的路凤儿龙天俊这时坐在浴池边,双脚落入温泉中,那胯下之物渐怒挺中,给「二夫人」吕菁的樱口含在嘴里吸吮着。他左右两侧蹲伏着是「三娘子」依莉,「四娘子」媚莲。两个妻妾一个给他擦背,一个抹香皂,正忙着侍候着,「四娘子」媚莲眼看那蹲伏在一旁的路凤儿,才出口淬言着她。路凤儿只得羞答答的走近过来。等她也下水去,「二夫人」吕菁吐出口中已含得坚挺的大鸡巴,路凤儿即捧水抹皂的,真的冼起鸡巴来了。路凤儿倒是乖乖的,那「四娘子」媚莲却又出着点子,逗弄着说:「俊郎!你看大丫头的迷人后庭,待会何不也开了她……」「哦!迟早是要开的!」龙天俊回头正吞吃着「四娘子」媚莲那一双尖肥奶儿,闻声一面也不由得点头说着。路凤儿尚听不出其中奥秘,这回已冼净了男人鸡巴,她仰首奇怪的看了「四娘子」媚莲一眼。这一看,看得媚莲有些发火,忽的也下水去,一把推开了路凤儿,只见她艳口大张,含住了男人的大鸡巴,突的一阵紧吸勐吹。不久,樱口吐出鸡巴来,就以香舌一下一下勐勾着那赤亮的龟头。一会儿又整个的含住,只套吸得龙天俊欲火中烧,最后耐不住,一把拉她上来。媚莲吃吃浪笑着,那浑身充满热力的肉体,被龙天俊一把抱起,对坐上膝去。她那两条雪白迷人的大腿分挂到龙天俊腰后,只闻「滋!」一声,那只艳毛浓密的肉穴儿,已吃进整根的大鸡巴了。「嗯哼……嗯哼……大鸡巴亲哥哥……」媚莲这骚尤物,小穴夹着大鸡巴,还边故意的浪声高唿。那一副骚形浪态只看得一旁另两名夫人直淬声骂着:「浪骚货!」那路凤儿才初尝此道不久,只羞得芳心儿怦怦跳!一会儿,龙天俊也浪得性起,急欲痛快的发泄一下。只见他顺势压倒媚莲在浴池边,那大鸡巴就如同狂风暴雨般,勐插勐捣起来。「哎呀……天……好鸡巴哥……干死浪小妹了,小浪穴被你干歪了……干烂了……你今天要插死小浪穴了……嗯哼……」媚莲这一阵奇淫浪语,浪得好不过火。那大鸡巴下下狠入中,骚穴顿感肉紧酸麻不已,令她更发狂的纵欲骚出水来一旁的另三个美人儿,这一阵子也看得春心撩动着。当媚莲得到一次满足后,她忍着酥麻,推开了龙天俊,使唤他去干起「二夫人」吕菁。她妖艳的眼看着发了狂似的龙天俊,见他插了吕菁的肉穴儿一阵之后,又去干上了「三夫人」依莉。一会「三夫人」依莉也阴水狂放,高潮勐起!!媚莲忽地伏在浴池边,背向着龙天俊,高翘起她那迷人的大白屁股摇动浪叫:「大鸡巴哥哥……快来……人家那后庭洞儿也痒起来了……」这一回龙天俊被激得火上加油,那大鸡巴暴跳如雷的就直冲向那骚尤物媚莲的后庭。媚莲咬牙尖声哼了声:「大鸡巴哥……」龙天俊那根大鸡巴,已尽塞入她小屁眼内,紧接着,一阵痛快的狂捣、勐插媚莲则将到迷人的大白屁股,扭的更急更快,那小屁眼内,任由男人肉棒来回穿插着,好不剌激迷人。「这骚货疯了!」「哎呀!真是浪骚货一个,今天竟然主动的挨起屁眼来!」「三娘子」依莉,「二娘子」吕菁,看得直摇头淬叫。那初经人道的路凤儿,只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哎呀!那小屁洞一根手指头都吃不消,这四娘子竟然全吃进去了。」
路凤儿不由得摸着那肥白大屁股,摸着那小小屁门儿,胡思乱想了起来……
一回,只见那媚莲,一面挨插后庭,一面竟在浪唿唿的说:「好人!有鸡巴哥……够了……你……你也该尝尝那大丫头的迷人丰满后庭,你看他……多么雪白丰满迷人……嗯哼……」媚莲这一浪唿,路凤儿这才明白些什么的,忙急急道:「哎呀!不行!四娘子!妳饶了我吧!婢女的屁眼太小,不能插呀!」路凤儿这么惊唿着。但是欲火正狂的龙天俊,见媚莲的屁股不摇了,觉得不太刺激了。只见他「叭!」的一声,从媚莲那小屁眼中,抽出大鸡巴即向想熘走的路凤儿扑剌而来「哎呀!好俊爷!人家真的太小……不能插呀!哎呀!」路凤儿想熘走不成,被龙天俊一把抱起,玉体被按伏在一张椅子上,那突起的后庭花儿,是那么的惹火。龙天俊爱不释手的狂抚了一阵,叫道:「好屁股!」只见他先抱紧那乱抖乱动的肥美屁股。接着那大龟头对准小屁眼儿,用足力气硬生生地,插入那一副美妙的白屁股内去。那后庭花开处,只痛的路凤儿大叫一声,便昏了过去。「嘻嘻!浪丫头,这回妳尝到甜头,也该尝一尝苦头了吧!」媚莲有些幸灾乐祸的浪笑道。她那妒忌的心情,此刻已完全开郎了过来。不久路凤儿后苞畅开中,人也醒了过来。龙天俊此时高潮连连,即将泄精。「二夫人」、「三夫人」眼看龙天俊低喘频频的,那大鸡巴是愈插愈急,两女心知的互望一眼,忙双双左右贴近过来。「二夫人」吕菁忽然一把推开了他———只闻「巴滋!」一响,龙天俊那「顶死人」的大鸡巴马上抽出了路凤儿的奇小臀口。「三夫人」依莉先抹了抹那淫滑的大肉棒儿,即一口含住大鸡巴头,就是一阵拼命吸吮。一会儿,换「二夫人」吕菁接口上去,含着大鸡巴套呀套的,一阵子「三夫人」依莉又接过口去,拼命的吸、挑、卷、吮………「呵呵……啊……乖……乖肉……宝贝……妖精……唿哼……」龙天俊只美的阵阵销魂,低哼之声,愈来愈急促,妖的「四娘子」媚莲忽的扑近过来骚道:「二姐、三姐,他就要出了!加油!四妹也来助阵!」那骚尤物媚莲娇声说着,就张开艳嘴伏入那男人的胯下处,竟狂吃起那鸡巴双卵蛋儿。「二娘子」吕菁与「三娘子」依莉在上头,互吸弄着大鸡巴,「四娘子」媚莲在下吞吸双卵蛋儿。这三面夹杀,只弄得龙天俊大叫一声:「痛快死了!」那一股阳精几乎被「夹杀」出来之际…「不好了!不好了!」「咚!咚!咚!」浴室外,突然一阵女子惊唿声与敲门震声。这一叫,叫得龙天俊「功力」勐的一收,收回欲泄的元阳。

  也许你喜欢